频道首页 > 背景新闻 > 正文

青海湖,正在破碎的蓝色宝湖
2004-03-18 10:21   来源:SRC-23    打印本页 关闭
    记者近日来到青海省卫星遥感中心进行采访时,看到最新的遥感卫星照片显示:在青海湖东北面,又一个面积达96.7平方公里的湖泊近期已基本从青海湖分离出来。经过进一步了解,根据近30年来的卫星照片资料显示:青海湖已开始从单一的高原大湖泊分裂为“一大数小”的湖泊群。

   
    大量产卵湟鱼无法洄游,被困在一处浅水滩中。李洋摄
    大量产卵湟鱼无法洄游被晒死在河滩上。李洋摄
从上世纪60年代起,从青海湖的大湖母体上已先后分裂出了尕海湖、沙岛湖、海晏湖等大大小小多个单独湖体,呈现了一种众星捧月的独特地理奇观。在青海湖东部和北部一些周边沙化较严重的小海湾处,目前仍可以看出有发育成新的小湖泊的趋势。

    去冬今春,青海湖首次出现半面封冻现象,曾经在冬日“千里冰封,车可越湖”的“冰湖”现象不再出现。由于气候变暖,人类活动加剧,青海湖周边生态环境恶化,沙化加剧,水源减少。根据青海省卫星遥感中心的数据统计表明:近30年来,青海湖水位下降3.7米,面积缩小312平方公里。有专家预言,如果不尽快采取保护措施,青海湖将逐渐失去其中国最大咸水湖的称誉,而成为第二个“罗布泊”。

    青海湖,日渐消瘦的容颜

    青海湖,地处青藏高原东北部,总面积4232平方公里,海拔3260米,是中国最大的内陆咸水湖。方圆72万平方公里的青海省,因此湖而得名。

    青海湖碧波万顷,湖畔是“羊羔花盛开”的草原和积雪终年不化的皑皑雪山。每年夏季,湖中鸟岛汇集了数十万只候鸟,它们或翱翔于蓝天之间,或嬉戏于碧波之中,或栖息于沙滩之上,鸟声如雷,扬声数十里,蔚为壮观。
 
    青海湖被誉为“高原生物基因库”,这里的湿地典型而独特,孕育了丰富而珍贵的动植物资源。湖中生活着的湟鱼,是十分独特和珍稀的鱼类。青海湖的保护鸟类有189种、10多万只,其中仅水禽就有72种,最多的是鱼鸥、斑头雁、棕头鸥、鸬鹚等4种大型水鸟,国家一级保护动物黑颈鹤、二级保护动物大天鹅也都在此栖息。这里的鸟岛自然保护区是我国青藏高原第一个以水禽为保护对象的保护区,也是世界上少数几个加入《水禽栖息地国际重要湿地公约》的保护区之一。在湖的周围,还生活着世界仅存数量不到300只的国家一级濒危野生保护动物普氏原羚,以及岩羊等37种国家级保护动物。

    青海湖自然保护区作为世界生物多样性保护的重要场所,也是世界著名湿地。早在1992年就被列入国际重要湿地名录,是拉姆萨尔湿地保护公约中著名的湿地保护区和中国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生态学家视湿地为地球之“肾”, 流域总面积2096平方公里的青海湖自然保护区,是控制西部荒漠化向东蔓延的天然屏障,维系着青藏高原东北部的生态安全。

    但是,这片哺育了众多生命的美丽湖泊,其自身的生命力却在不断减弱。种种迹象表明:青海湖正在枯萎。

    在海晏县农牧局局长贾得志的记忆中,20年前,青海湖中的鸟岛还是三面临水的半岛,但是现在已是距湖岸数公里的陆地了。在青海湖西北部有一个小村叫乃
    2月17日,记者从青海省卫星遥感中心翻拍的一张近期遥感卫星照片清楚地显示,在青海湖东北面,又一个面积达96.7平方公里的湖泊近期已基本从青海湖分离出来。
    一名森林公安手拿死去的湟鱼十分无奈。李洋摄
索麻村,村里一位叫罗桑的藏族老大妈告诉记者,她从小在湖边长大,并且一直住在这里从来没有搬过家。过去,湖岸就在离家十来米的地方,但是现在不知道怎么搞的,湖岸离家越来越远,都快看不到了。

    青海湖的水位在不断下降,湖的面积也在不断缩小。据文献资料记载,三四万年前青海湖的水位大约比现在高80米。自1908年以来的95年中,水位下降了约13米,湖面缩减700多平方公里。由于水位的不断下降,使得原本是一个整体的青海湖,逐渐分离出许多小的湖泊。

    青海省卫星遥感中心的工程师徐维新说,早在上世纪60年代,青海湖北缘就分离出面积达48.9平方公里的尕海湖。后来又分离出沙岛湖和海晏湖两个新湖泊。这两个湖泊是椭圆型,位于青海湖北缘,面积分别为19.6平方公里和112.5平方公里,而这两个子湖在1976年的卫星影像图上完全看不到。最新的卫星照片显示:在青海湖东北面,又有一个面积达96.7平方公里的湖泊近期已基本从青海湖分离出来。最近新形成的这个未命名湖泊在上世纪80年代初的卫星照片上还只是一个海湾,随后一条沙堤逐渐从海湾口的水底隆起,并逐年变粗变长,从2000年的卫星照片上可以看到,这条沙堤距完全阻断大小湖之间的水面仅剩百余米。而在今年2月12日最新的卫星照片上,已经看不到原来连结大小湖泊之间的那条窄窄的水道了。综合近30年来的相关资料可以看出,青海湖正在从单一的高原大湖泊分裂为一大数小的湖泊群。

    记者在青海湖北岸看到,过去众多的子母湖湾,现在已所剩不多,代之出现的是一处处干涸皲裂的湖盆和连片的沙包沙原。青海湖保护区科研保护科蔡景龙工程师说:“青海湖半个世纪以前有108条水源河,现在只剩下布哈河、沙柳河等40多条,来水越来越少,其余的都干枯了。”

    水位下降使青海湖变得越来越咸。据青海省水文水资源局的勘测表明,1962年青海湖含盐量为12.49克/升,目前已达到16克/升。同时,由于青海湖水体含盐量较高,且钙、镁、氯离子和碳酸根离子不平衡,平均PH值已由过去的9上升到9.2以上,有的水区高达9.5,碱度比海水还要高。青海湖水的盐碱化对水生饵料生物和鱼类的生存及繁衍造成严重威胁。

    是谁把你变得如此憔悴?

    “问泉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注入的水源减少是青海湖水位下降的最主要原因。据青海省水产局局长赵依民介绍,目前,青海湖周围85%的河流已经干枯,其中较大的布哈河、泉吉河、哈尔盖河、黑马河也时而断流。青海省农业厅副厅长多杰才让说,青海湖水量主要由地下水和地表水构成,其中80%的水量靠地表入湖河流来供给,入湖水量对青海湖生态环境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据资料显示,现在注入青海湖的总水量比20年前减少了60%。

    专家们认为,青海湖水资源减少,一方面因为全球变暖,大气干旱,降水减少,另一方面,人类的过度活动和掠夺性开发,造成生态环境恶化。

   
    大量湟鱼在日渐干涸的水足死亡。李洋摄
    森林公安正在将浅水中的湟鱼运往水深处。李洋摄
周边人为从上游大量截水,进行过度的农业开发导致了注入水量的减少。据调查,环湖人口由上世纪50年代的2万多人增长至现在的9万多人,人要吃饭,就要进行掠夺性地开发垦荒。截至90年代,为追求经济利益环湖地区大面积种植油菜,短短几年时间内上马了6个国营农场,开垦荒地30万亩,地方和农民也蜂拥而上,开垦荒地5万亩。每到油菜花开的时候,一片金灿灿的景象,但是这幅美景背后的代价却是惨重的,这些油菜地正在剥夺着青海湖的生命。为了浇这些地,大部分河流被人们筑坝截断。布哈河是青海湖最大的一条入湖河流,但是现在这里的河水已经趋于干涸,大片沙石露裸在河床。记者在刚察县境内的沙柳河看到,当地一些农场为了灌溉农田,在沙柳河上建起了一座座拦水坝。将入湖的河水直接堵截到农田,使入湖口17公里的河水完全断流。泉吉河的情况也是同样,一座为灌溉而建的拦河坝,横在记者的眼前。这一道道人为设置的屏障直接造成了青海湖入水量的剧减。由于盲目的截流,许多河道干涸,数次发生湟鱼回游产卵被阻隔,造成大量的湟鱼陈尸湖面的惨剧。

    酷渔滥捕,曾经使需要10年才能长半公斤的青海湖湟鱼资源一度濒临灭绝。湟鱼数量越来越少,个体越来越小,多年的过量捕捞,湟鱼资源已减少至不足初期的1/10,鸟类食物锐减,生存受到威胁,青海湖鸟岛上的鸟类数量不断减少,青海湖鱼鸟共生型生态环境遭到破坏,整个青海湖生物链也因此遭到了破坏。

长期的干暖天气,也造成湖面蒸发耗水量大于入湖补给水量。经专家计算,湖水补给量多年平均值为37.93亿立方米,经计算,耗水量多年平均值为41.38亿立方米,水量平衡差为4.35亿立方米。干旱气候导致降水减少,温暖气候加剧水份蒸发。而湖区的气候干旱化是由于青藏高原隆升之后,以冷干和暖干为主的气候特征在这一区域长期延续和发展造成的。

    中科院水资源专家预言,如果青海湖保护区生态环境继续这样恶化下去,青海湖的补水会进一步减少,周边沙漠面积在40年之内将达到1300平方公里,湖面缩小的速度会更快。

    曾经的美丽何日重现

    面对青海湖的严峻状况,专家们发出这样的警告:如果不采取有效的保护措施,青海湖的湟鱼会“黄”,鸟岛会“荒”,青海湖将在青藏高原上被“彻底蒸发”,从而变成又一个“罗布泊”。青海湖被誉为青海的“母亲湖”,拯救“母亲湖”的行动已经迫在眉睫。

    青海湖生态恶化问题已经引起了青海省政府的高度关注,被列为青海省生态治理和建设的重中之重。

    为了有效保护青海湖渔业资源,维护青海湖生态链的稳定,青海省政府从1994年开始,运用行政手段连续采取了四次禁渔措施,并由青海省渔政部门派执法队长年在湖区进行巡逻。在严禁捕鱼的同时,为了让湟鱼尽快恢复其在青海湖生态链中的平衡数量。青海省水产局于1998年投资4
    图为青海湖鸟岛。新华社记者王精业摄
    图为青海湖湿地。新华社记者王精业摄
00万元,在刚察县建立了青海湖湟鱼人工放流站,研究探索对湟鱼的人工培育、放养工作。现在已有近500万尾人工培育的湟鱼鱼苗被投放回青海湖。

    2001年,青海省启动十大工程治理青海湖生态,这十大工程包括沙漠化土地综合治理工程、天然草地恢复和治理工程、退耕还林还草工程、水土保持和水源涵养工程、生物多样性保护工程、高效生态畜牧业工程、生态旅游和环境保护工程、渔业资源恢复和持续利用工程、引大济(大通河)湖工程以及生态环境保护治理高新技术支撑工程。治理范围涉及到青海海北、海南、海西3个自治州的4个县、23个乡。计划在今后30年内在湖区投入50多亿元,使湖区流域生态发生根本性改变,并建立起良性循环的湖区水体生态系统。

    2003年8月1日,青海省十届人大常委会制定的《青海湖流域生态环境保护条例(草案)》开始施行。这是我国第一部专门为一个自然保护区制定的法规,标志着青海湖及其流域生态环境保护进入了法制保障新时期。《青海湖流域生态环境保护条例(草案)》规定,青海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是青海湖流域生态环境保护的重点地区,国家级青海湖自然保护区在省保护区基础上将保护范围扩大至70.8万公顷范围,包括整个青海湖区,且以珍稀水禽生态系统为保护主要对象。同时保护的范围还包括布哈河、乌哈阿兰河、沙柳河、哈尔盖河、黑马河等入湖河流及其他河流的集水区。青海湖流域生态环境保护以维护生物多样性和保护自然生态系统为目标,以水体、湿地、植被、野生动物为重点,妥善处理生态环境保护与经济建设和农牧民利益的关系。《条例(草案)》对有关青海湖流域的一切人类活动,包括旅游、用水、新建水利工程、水土保持、草原建设等,以及普氏原羚、大天鹅、黑颈鹤等珍贵、濒危野生动物主要生息繁衍场所的人为活动均做了具体的规定。
青海湖环湖地区40多万亩耕地已经开始退耕还林,去年已经落实22万亩,其余的有望在今年全部完成。

    然而,生态环境破坏易,修复难。青海湖治理工作是一项长期而复杂的系统工程,现有的保护措施能否让青海湖生存下去,重新回到昨日的美丽?人们仍然不无担忧。

    相关链接:

    青海湖上百吨产卵湟鱼因泉吉河断流搁浅

    新华网西宁2003年7月7日电(记者朱建军)记者7日晚从青海省海北藏族自治州刚察县渔政管理局获悉,青海湖上百吨产卵湟鱼因泉吉河断流而搁浅。据介绍,经过渔政、森林公安等部门同志三天大力抢救,已从断流处救出17吨湟鱼,目前大量湟鱼还涌堵在河道中,已有部分湟鱼因窒息死亡。

    青海湖湟鱼(学名裸鲤)是青海湖中惟一具有利用价值的鱼类,它也是我国稀有水生动物和名贵鱼种。每年繁殖期间湟鱼必到淡水中产卵,而目前青海湖周围85%的河流已经干涸,其中较大的布哈河、沙柳河、泉吉河、哈尔盖河、黑马河也时常断流。春旱和灌溉造成的产卵河道水量减少、产卵环境恶化,是湟鱼面临的突出问题。

    据刚察县渔政管理局局长贾得伟介绍,由于这几天干旱少雨,加之农业用水加大,从7月5日起刚察县境内的泉吉河开始发生断流。正从青海湖前往泉吉河上游产卵的大量湟鱼堵塞在河道,从当天起刚察县渔政、森林公安等单位25名同志和十多名民工通过拉网、捡拾等办法陆续将17吨湟鱼运到有泉水的区域。正在泉吉河指挥湟鱼抢救工作的贾得伟通过手机告诉记者,还有上百吨湟鱼在缺水的河道铺成一大片,其景象惨不人睹。他说,如果上级部门不赶快采取有力措施加大抢救力度,仅靠县上几十名同志简单的手工捕救大量湟鱼是无济于事的。

    据了解,6月份因沙柳河断流,也致使一批批顺河而上的湟鱼无法到淡水中产卵,大量湟鱼在河口地带搁浅,后来因连续降雨天气湟鱼才得以获救。早在2001年6、7月间,青海湖湟鱼第二大产卵区沙柳河出现断流,沙柳河拦河坝上下一段长约200米的河道内的死鱼,形成了一条约50厘米厚的“鱼道”,至少有500吨湟鱼惨遭横祸。 
     
 据介绍,湟鱼是青海湖生态链中十分重要的一环。湟鱼资源的衰竭不仅对鸟类生存造成了威胁,还将影响整个青海湖地区的生态。(完)

    人工放流裸鲤鱼苗    修复青海湖生态链

    新华网西宁9月17日电(记者王娟 徐力宇)2002年,已有336万尾青海湖裸鲤鱼苗和2000尾裸鲤亲鱼通过建立在青海省海北州刚察县的人工放流站经沙柳河顺水而下重回青海湖。这个放流站将计划每年向青海湖人工放流鱼苗,以补充日益衰竭的裸鲤资源。青海湖湟鱼资源也由封湖育鱼、禁捕等被动保护措施向人工放流等主动保护措施转换。

    青海湖湟鱼属高原冷水鱼种,学名裸鲤,是我国名贵鱼种,1979年被国家列为稀有水生动物。因为生长在高寒、高盐碱的青海湖中,裸鲤的生长速度十分缓慢,平均每条10年长0.5公斤,由于过度捕捞,近年来青海湖裸鲤数量急剧下降,威胁青海湖的生态平衡。

    湟鱼是溯河产卵鱼类,咸水中生长,淡水中繁殖。每年4月至8月为裸鲤的产卵季节,亲鱼溯河而上进行繁殖。近年来,由于青海湖沿岸植被破坏,滥垦截流等原因,青海湖入湖水量逐年减少,青海湖的许多补给河流处于半干涸状态;青海湖入湖河流数量由50年代的108条骤减至现在的8条;仅剩的可供湟鱼产卵繁殖的淡水河道也由原来的711公里减少到278公里,大量繁殖裸鲤无法回游产卵。近二年以来,由于筑坝截流,引水灌溉等原因造成河水断流的现象时有发生,2001年仅沙柳河就因断流导致近500吨亲鱼搁浅死亡。

    有关资料表明,青海湖现有的湟鱼资源量约为7500吨,不足开发初期的十分之一,目前鸟岛栖息的鸟类每年要吞食近千吨的湟鱼,湟鱼资源的衰竭对鸟类的生存造成了严重威胁。有关专家预言,如不从根本上解决湟鱼的生存及繁殖环境,长期下去,鸟岛将会变成一个没有鸟类的死岛,青海湖也会变成一个死湖。

    青海湖裸鲤人工放流站的工作人员通过3年的不懈努力,基本上掌握了青海湖裸鲤的亲鱼采捕、鱼卵采集、人工授精、人工孵化、鱼苗培育、鱼病防治和人工放流各个环节的技术要领,完成了由实验阶段向大规模放流过程的过渡。今年,在湟鱼产卵集中的7、8两个月,工作人员进行了二次大规模裸鲤人工放流活动。

    青海湖裸鲤人工放流站站长何文辉介绍说:“青海湖裸鲤人工放流站今年共孵化裸鲤397.6万尾,培育幼鱼336万尾。今后人工放流站每年都将举行放流活动。我们就是想采用人工放流技术,增加幼鱼数量,提高湟鱼的受精率、孵化率和成活率,以扩大青海湖裸鲤群体,补充青海湖湟鱼资源。青海湖湟鱼首次大规模放流使湟鱼资源保护工作变被动为主动,是高原湖泊渔业资源保护和生态环境建设的新阶段。同时,我们也想通过这次放流活动,宣传、动员社会各界力量,对青海湖湟鱼的生存命运给予高度的关注和支持。”

    青海省水产局还将在青海湖湟鱼最大的产卵河--布哈河河道上建立青海湖裸鲤拯救中心,专门救助每年回流产卵的亲鱼。(完)

    青海湖,让我们思考人与自然如何相处(逯寒青) 
   
    让湟鱼回家。

    7月9日,青海湖北岸开始淅淅沥沥地下起了雨,一条已几近干涸的小河--泉吉河又重新出现了奔腾的浪花,站在河岸上的人们眼望天空不禁发出阵阵的欢呼,他们感谢上苍终于送来这场生命之雨。

    他们面前的泉吉河河床里,几天来搁浅的产卵湟鱼有上百吨之多,这些鱼密密麻麻互相累压在一起,苟延残喘,濒于死亡,现在它们借助逐渐增大的水流,再次激跃而起,浩浩荡荡重新扑向青海湖――那让它们生生不息的生命摇篮。

    湟鱼,学名青海湖裸鲤,是盛产于青海湖的我国珍贵水生物种,它有一种产卵洄游天性,每年7月的产卵季节,它都会从咸水的青海湖洄游到湖区周围入湖的淡水河流中产卵,产完卵后又游回青海湖。

    今年7月后,青海湖北岸高温少雨,一些入湖河流开始逐渐干涸,上百吨洄游到泉吉河产卵的湟鱼因此搁浅在河床上大大小小的水洼里。

    救鱼!救鱼!位于青海湖北岸的渔政人员最早赶到泉吉河边,这些为保护湟鱼常年奔波在湖区的人们对湟鱼有着最真切的感情。青海省水产局青海湖裸鲤人工放流站的工作人员也随后赶到,紧接着是当地的一些牧民自发赶到。人们聚集在河床里,不断把水洼里濒死的鱼装入塑料袋后运到水多的地方。但鱼多、水少、人手不够,许多鱼被救活了,但更多的鱼仍然陷入绝境。死鱼到处都是,似乎一场悲剧的发生已不可避免,这时天空终于下雨了,人们的疲惫瞬时被巨大的喜悦所代替。

    --与鱼争水

    产卵湟鱼搁浅的事情并不是第一次发生。2001年7月间,由于青海湖第二大入湖河流――沙柳河断流,致使500多吨产卵湟鱼搁浅死亡,湟鱼尸体顺河平铺而下,层层叠叠厚达半米以上,其状惨不忍睹。鱼儿离不开水,但在青海湖周围人们却与鱼争水几十年。

    每年八月,大量的旅游者驱车从青海湖北岸走过时,都会被湖岸边大片大片的油菜花所吸引,碧蓝的湖水、金黄的油菜花、再配上绿草茵茵的草山,美仑美焕的高原湖光山色让他们留连忘返。他们没人想到,正是这美丽的油菜花,成了湟鱼惨遭涂炭的罪恶之源。

    几十年来,青海湖北岸的刚察县、青海湖农场、三角城种羊场、黄玉农场等单位将湖边近40万亩优良草场开垦用于种植油菜。每年的六、七月间正当湟鱼产卵季节,也是这些耕地需要大量灌溉用水时节,人们在入湖的大大小小的河流上或筑坝或开口,引水浇地,不但夺走了产卵湟鱼的产床,更让大量湟鱼走到了生命的终点。

    几十年来当地发生的多次产卵湟鱼搁浅河床死亡的原因,大都是当地部门和个人为引水灌溉,造成湟鱼产卵河流极度失水,从而将鱼暴露到河床上。

    其实不只是青海湖北岸,整个青海湖区多年以来都存在过度开垦耕地的行为。

    从青海史书中可以了解到,青海湖畔曾是西王母"千帐之国"草肥水丰的广袤牧场,是周天子放养种驹之地,自古以来景色旖旎的青海湖就是青藏高原上最优良的牧场。上世纪50年代中期到60年代初的开垦活动,使湖畔近百万亩的最好草场毁于一旦,此后相当一部分开垦地被弃耕、撂荒。上世纪80年代以后在经济利益驱动下,环湖一带又有单位和个人开垦草原,广种薄收,这种掠夺式经营。使湖区生态遭到了空前的破坏,造成了遗祸无穷。

    湖泊失去了涵养水源的草场,导致入湖河流数量大幅减少,水量锐减。据青海省水利部门统计,上世纪50年代初期,青海湖周围共有大小入湖河流78条,目前则仅剩20多条,入湖水量减少60%以上,湖的水位平均每年以12厘米的速度下降,青海湖的面积在缩小。而供湟鱼产卵洄游的河流则由20多条减少到了目前的布哈河、沙柳河等7条,这些河流现在每年4-6月均会出现断流,2001年由于气候较旱,供湟鱼产卵的河流只剩3条。

    --禁渔与人工放流

    青海湖是我国第一大咸水湖,作为世界生物多样性保护的重要场所,早在1992年就被列入国际重要湿地名录,是拉姆萨尔湿地保护公约中著名的湿地保护区和中国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青海湖湟鱼则是构成青海湖鱼鸟共生型生态环境的核心环节。

    对于青海湖湟鱼来说,真正的危胁来自数十年当地人的过度捕捞,自上世纪五十年代至八十年代初,湟鱼一直是青海人的主要食用鱼类,最高年产量曾达到5万吨。

    由于青海湖平均水温低,浮游生物含量少,因此湟鱼生长速度十分缓慢,平均每年生长不足一两(50克),繁殖能力也较低。过度的捕捞,不仅使后来每年捕到的湟鱼数量越来越少,个体越来越小,还直接影响到了青海湖一直引以为豪的鸟类数量。

    自上世纪八十年代未以来,在青海湖周围不断出现的人与鱼争水的场景,更引起青海各级政府和环保人士对湟鱼生存危机的忧虑。

    为了不让青海湖的湟鱼陷入万劫不复的灭绝境地,维护青海湖生态链的稳定。青海省政府从1990年开始,运用行政手段连续出台了四次禁渔《通知》,并由青海省渔政部门派执法队长年在湖区进行巡逻。
    从2001年开始的第四次禁渔行动,更是长达十年,青海省政府决心在这一期间,彻底禁止捕捞湟鱼,以给湟鱼充分的休养繁殖时间。

    在严禁捕鱼的同时,为让湟鱼尽快恢复其在青海湖生态链中的平衡数量。青海省水产局于1998年投资400万元,在刚察县建立了青海湖湟鱼人工放流站,研究探索对湟鱼的人工培育、放养工作。现在已有近500万尾人工培育的湟鱼鱼苗被投放回青海湖。

  --立法和退耕

    青海湖有着一系列令人眩目的称号,我国首批被列入国际重要湿地名录,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国家级风景区……,青海湖是青海省的标志之一。保护好青海湖的生态,是青海省目前生态环保工程的首要任务。

    今年5月30日,青海省十届人大常委会第二次会议审议通过了《青海湖流域生态环境保护条例》,并将于今年8月1日施行。这是我国第一部专门为一个自然保护区制定的法规,标志着青海湖及其流域生态环境保护进入了法制保障新时期。

    根据《保护条例》, 国家级青海湖自然保护区在省保护区基础上将保护范围扩大至70.8万公顷范围,包括整个青海湖区,且以珍稀水禽生态系统为保护主要对象。

    根据《保护条例》和国家退耕还林还草政策,青海湖周边的耕地也将逐渐全部退耕还草。位于青海湖北岸的刚察地区,统一实施退耕还林还草的单位有刚察县、青海湖农场、三角城种羊场和黄玉农场,这些单位在去年实施退耕还林还草18.5万亩的基础上,今年将再退耕还林还草15.2万亩,计划到2005年将37.7万亩耕地全部退完。在青海湖北岸,矛盾尖锐的人鱼争水状况将有望彻底解决。(完)
                                                             
    青海湖生态保护步入法制时期

    新华网记者钱荣 逯寒青

    2003年8月1日,《青海湖流域生态环境保护条例(草案)》正式施行。据了解,对湖泊整个流域生态环境立法进行保护,这在中国尚属首例。青海湖流域的生态保护揭开了新的一页。

    青海湖的忧伤    

    青海湖是我国最大的内陆咸水湖,作为世界生物多样性保护的重要场所,早在1992年就被列入国际重要湿地名录,是拉姆萨尔湿地保护公约中著名的湿地保护区和中国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青海湖之所以备受世人关注,除了绿草如茵、水蓝天阔、鸟飞鱼游、牧笛悠扬的独特高原美景,更在于它重要的生态价值。 

    生态学家视湿地为地球之“肾”, 流域总面积2096万平方公里的青海湖自然保护区,是控制西部荒漠化向东蔓延的天然屏障,维系着青藏高原东北部的生态安全。 

    然而,由于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频繁,青海湖生态环境日益恶化。

    目前,青海湖周边退化草地面积已达65.67万公顷,占区域草地总面积的34.9%,并仍以每年3%的速度增长;沙化土地面积已达765平方公里,且每年以10余平方公里的速度在扩大,生态的恶化使青海湖原有的屏障效应日趋弱化。

    昔日的青海湖,曾是西王母“千帐之国”草肥水丰的广袤牧场,自古以来就是优良的草原牧场。可是,自上世纪50年代中期到60年代初的开垦活动,使湖畔5万公顷的最好草场毁于一旦,上世纪80年代,在经济利益驱动下,环湖一带又有人开垦草原,广种薄收。这种掠夺式经营使湖区生态遭到了空前的破坏。

    由于开垦的水浇地面积越来越大,原来青海湖周围共有78条大小河流,是青海湖的补充水源,但现在多数河流已经枯竭,只有布哈河等20多条河流有水注湖,且水量锐减,注入湖中的总水量比50年前减少60%以上。青海湖水位目前正以每年11至12厘米的速度下降。

    同时期,还有另一些人涌向青海湖,酷渔滥捕,使10年才能长半公斤的青海湖湟鱼资源一度濒临灭绝。过度的捕捞,不仅使后来每年捕到的湟鱼数量越来越少,个体越来越小,还直接影响到了青海湖一直引以为豪的鸟类数量,破坏了青海湖鱼鸟共生型生态环境。

    青海湖周边草原及山区曾经栖息着大量的高原珍稀野生动物种群,而现在大都已灭绝,生活在这里的世界极危级动物普氏原羚也面临灭绝的危险。

    治理赶不上恶化

    事实上,多年来青海省一直未停止过遏制青海湖流域生态恶化的种种努力。从“封湖育鱼”、建立青海湖自然保护区,到现在实施的退耕还林还草等生态工程,无不凸现出政府保卫青海湖的决心。
    
    为了有效保护青海湖渔业资源,维护青海湖生态链的稳定,青海省政府从1994年开始,运用行政手段连续出台了四次禁渔《通知》,并由青海省渔政部门派执法队长年在湖区进行巡逻。

    2000年年底,历时七年的第三次封湖育鱼工作结束后,省政府立即召开全省封湖育鱼工作会议,决定从2001年开始,再次对青海湖实行为期十年的第四次封湖育鱼,并向全省发出实现零捕捞的《通告》,青海省政府决心在这一期间,彻底禁止捕捞湟鱼,以给湟鱼充分的休养繁殖时间。

    在严禁捕鱼的同时,为让湟鱼尽快恢复其在青海湖生态链中的平衡数量。青海省水产局于1998年投资400万元,在刚察县建立了青海湖湟鱼人工放流站,研究探索对湟鱼的人工培育、放养工作。现在已有近500万尾人工培育的湟鱼鱼苗被投放回青海湖。

    此外,根据国家退耕还林还草政策,青海湖周边的耕地也将逐渐全部退耕还草。位于青海湖北岸的刚察地区,统一实施退耕还林还草的单位有刚察县、青海湖农场、三角城种羊场和黄玉农场,这些单位在去年实施退耕还林还草18.5万亩的基础上,今年将再退耕还林还草15.2万亩,计划到2005年将37.7万亩耕地全部退完。

    但是,目前单一、滞后的行政处罚手段,很难有效震慑违法分子,青海湖成了封不住的湖。同时,由于投入资金有限等种种原因,青海湖治理的速度还远不能跟上恶化的速度。

对青海湖区生态持续恶化的局面,青海省政府加强青海湖流域保护和建设的决策也在步步升级。

    青海湖保护步入法制化

    2002年元月,青海省人民政府法制办起草了《青海湖流域生态环境保护条例(草案)》。

    2002年岁末,为增强法规的合法性、针对性和适用性,青海省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邀请提案单位代表、环湖地区代表及专家、学者等作为听证陈述人,举行了《青海湖流域生态环境保护条例(草案)》的立法听证会,就流域生态环境保护的管理体制、已建截流工程的处置、野生动物保护与草原建设的关系、保护生态环境与发展旅游等产业的关系等四大事项进行了讨论。这也是青海省举行的首次省级立法听证会。

    今年5月30日,青海省十届人大常委会第二次会议审议通过了《青海湖流域生态环境保护条例(草案)》,并于今年8月1日施行。这是我国第一部专门为一个自然保护区制定的法规,标志着青海湖及其流域生态环境保护进入了法制保障新时期。

    《青海湖流域生态环境保护条例(草案)》规定,青海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是青海湖流域生态环境保护的重点地区,同时保护的范围还包括布哈河、乌哈阿兰河、沙柳河、哈尔盖河、黑马河等入湖河流及其他河流的集水区。青海湖流域生态环境保护以维护生物多样性和保护自然生态系统为目标,以水体、湿地、植被、野生动物为重点,妥善处理生态环境保护与经济建设和农牧民利益的关系。

    《条例》对有关青海湖流域的一切人类活动,包括旅游、用水、新建水利工程、水土保持、草原建设等,以及普氏原羚、大天鹅、黑颈鹤等珍贵、濒危野生动物主要生息繁衍场所的人为活动均做了具体的规定。青海省人民政府领导青海湖流域生态环境保护工作,制定具体规划并纳入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

  青海省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副主任王兰翔说:“《青海湖流域生态环境保护条例(草案)》前后花费8个月时间,是青海省省级立法史上花时间最长,审议次数最多,也是青海省省级立法首次召开听证会的一个《条例》。”

    王兰翔说,《青海湖流域生态环境保护条例(草案)》的实施标志着青海湖的保护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相信在大家共同的呵护下,青海湖必将重现昔日美景。

    青海湖正在分裂成为一个高原湖泊群

    新华网西宁2月17日电(记者逯寒青 顾玲)记者从青海省卫星遥感中心了解到,据这个中心最新的遥感卫星照片显示,在青海湖东北面,又一个面积达96.7平方公里的湖泊近期已基本从青海湖分离出来。据近30年来的卫星照片资料显示,青海湖已开始从单一的高原大湖泊分裂为一大数小的湖泊群。

    青海湖是我国第一大咸水湖,现有面积约4200平方公里。青海省卫星遥感中心的工程师徐维新说,从遥感卫星照片上可以清晰地看到青海湖的北部已有3个面积较大的湖泊和数个小湖泊。此外湖的东南部和南部还各有一个小湖泊。最近新形成的这个未命名湖泊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的卫星照片上还只是一个海湾,随后一条沙堤逐渐从海湾口的水底隆起,并逐年变粗变长,从2000年的卫星照片可以看到,这条沙堤距完全阻断大小湖之间的水面仅剩百余米。而在今年2月12日最新的卫星照片上,已经看不到原来连结大小湖泊之间的那条窄窄的水道了。

    根据青海省卫星遥感中心提供的卫星照片资料,从上世纪六十年代起,从青海湖的大湖母体上已先后分裂出了尕海湖、沙岛湖、海晏湖等大大小小多个单独湖体,呈现了一种众星捧月的独特地理奇观。在青海湖东部和北部一些周边沙化较严重的小海湾处,目前仍可以看出有发育成新的小湖泊的趋势。

    徐惟新说,根据他们在青海湖所做的现场观察和对卫星照片所做的初步分析,青海湖在最近这一段相对很短的地理时期正在逐渐分裂成一大多小的高原湖泊群,其原因一是青海湖湖水下降,湖面收缩,一些相对洼地形成新的湖泊。他们对此的初测结果是,近30年,青海湖水位下降3.7米,面积缩小312平方公里。另一原因是湖区周围沙化后,刮入湖中的沙尘和原来湖底的泥沙,在类似海洋湾流的作用下,在海湾口逐渐筑起沙堤,然后分离出新的湖泊。(完)

    青海湖入湖水量在急剧减少

    新华网西宁5月20日电(记者何君 杨寿德)受干旱气候影响和人为因素的制约,我国最大的内陆咸水湖——青海湖,目前正在面临着一场严峻的缺水危机。记者近日随同青海省有关部门负责人在青海湖考察时发现,由于今年青海湖地区干旱少雨,加之周边一些农场大量灌溉农田用水,致使流入青海湖的水量急剧减少。有关专家呼吁,长期下去,青海湖生态环境将会继续恶化。

    据青海省水产局局长赵依民介绍,过去流入青海湖的淡水河流共有108条。从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初开始,环湖周围几十万亩草原被开垦为农田,造成了生态环境逐年恶化、环湖草场沙漠化日趋加剧。由于近些年气候变暖、干旱以及农田灌溉用水增多等原因,入湖水量明显减少。目前,青海湖周围85%的河流已经干枯,其中较大的布哈河、泉吉河、哈尔盖河、黑马河也时而断流,青海湖水位平均每年下降12厘米。

    布哈河是青海湖最大的一条入湖河流,也是青海湖湟鱼产卵的主要河道,记者在布哈河大桥看到,这里的河水已经趋于干涸,大片沙石露裸在河床。而在刚察县境内的沙柳河看到,当地一些农场为了灌溉农田,在沙柳河上建起了一座座拦水坝。将入湖的河水直接堵截到农田,使入湖口17公里的河水完全断流。在泉吉河,记者也同样见到了一座为灌溉而建的拦河坝。这一道道人为设置的屏障直接造成了青海湖入水量的剧减。
青海省农业厅副厅长多杰才让说,青海湖水量主要由地下水和地表水构成,其中80%水量靠地表入湖河流来供给,入湖水量对青海湖生态环境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并且,青海湖生态以草、水、鱼、鸟来维系,这种生态链是高原特有的,任何一种环节都缺一不可,如果入湖水量减少了,不仅对湟鱼和各种鸟类的生存繁衍带来直接的威胁,而且也影响着整个青海湖的生态平衡。

据了解,为恢复青海湖生态环境,青海省今年计划在青海湖周边完成退耕还草22万亩,至2003年,近50万亩耕地将恢复草场。专家认为,通过退耕还草这一举措,青海湖入湖水量会逐年好转。(完)

    青海实施八项重点工程治理青海湖生态环境

    新华网西宁9月2日电(记者顾玲)记者日前从青海省政府获悉,青海省计划从现在起用八至九年时间,重点实施包括天然草地保护与治理工程、水土保持及水源涵养工程、高效生态畜牧业工程在内的八项工程,力图使青海湖地区的生态环境从根本上得到改善。

    据青海省林业局有关负责人介绍,这八项工程分别是退耕还林还草工程、防沙治沙工程、天然草地保护与治理工程、水土保持及水源涵养工程、封湖育鱼和裸鲤人工放流工程、自然保护区工程、高效生态畜牧业工程和普氏原羚拯救工程。

    青海湖是我国内陆最大的咸水湖。长期以来,受自然环境演变和人为活动的综合影响,湖区生态环境不断恶化。湖水水位在42年时间里下降了3.6米,湖区沙漠化趋势严重,草场植被破坏严重,青海湖特有的珍稀鱼类裸鲤也由于过度捕捞数量锐减,鸟类栖息地环境恶化,以青海湖东及沿湖北岸滩地为主要栖息地的普氏原羚也在短短十几年时间内成为极度濒危物种。

    从2002年开始,青海省已对青海湖周围的2.77万公顷耕地逐步实施退耕还林草工程,力争用两至三年的时间将青海湖周边的耕地全部退耕还林还草。还确定2001年至2010年为十年封湖育鱼期,并已通过人工增殖的措施,放流孵化青海湖裸鲤936万尾。

    今后,青海还将通过天然草地保护与治理工程,治理中度以上退化草地。湖区的沙化问题将主要通过防沙治沙工程、水土保持及水源涵养工程解决。在未来几年内,青海将建设减沙工程11415座,封山育林育草4.1万公顷。对已有沙漠化趋势的地带,要通过人工种草、造林和工程固沙等手段进行防治。

    青海省还准备通过自然保护区工程,扩建青海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新建面积为22.67万公顷的天峻舟群野生动物自然保护区,使流域内自然保护区面积达到92.19万公顷。并以青海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为依托,重点实施普氏原羚栖息地恢复、种源基地等建设。    

    青海省人民政府副省长李津成说,青海省将通过实施这八大工程,使青海湖地区的生态环境从根本上得到改善,从而逐步走向良性发展的轨道。

责编:陈星宇中国广播网我要评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