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首页 > 背景新闻 > 正文

曝光台:青海湟中铬盐污染调查之二
2005-11-01 09:52   来源:SRC-289    打印本页 关闭
     QH.CNR.CN11月1日消息   最近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新闻纵横》记者张军、申玉彪,来到青海省湟中县,就这里的一家化工厂造成环境污染问题进行跟踪报道,下面是当时的录音回放,题目是——引进污染项目为何一路绿灯

主持人:
各位听众,欢迎收听正在直播的新闻纵横。昨天的新闻纵横,我们随同记者了解到青海省湟中县一家化工厂给当地造成严重污染的情况。

    2004年5月,青海省湟中县铬盐厂因环境污染问题,被勒令停产。然而,2004年7月,该厂又作为招商引资项目的面目重新出现,被湖南长沙一家企业收购,在没有做环评的情况下非法开工生产,而且擅自将年生产规模擅由2000吨扩大到5000吨。企业在扩大生产,污染也在继续。


    据了解,当时在青海贸易洽谈会代表湟中县方面签订这个招商引资项目意向书的就是湟中县环保局的局长。作为承担保护一方环境重责的环保局长,怎么会同意引进这样一个污染的项目呢?。


    现在前往青海采访的新闻纵横的两位记者张军和申玉彪就坐在演播室。我们先向申玉彪。

主持人:有没有看到当时签署的意向协议书?协议的内容是什么?
记者:我们看到了这份项目协议书,是2004年青海贸易洽谈会上青海省西宁市湟中县的签约项目,由湟中县环保局,和湖南省长沙市的一家公司,叫长沙弘盛化工有限公司签定的,其中湟中县环保局局长赵生盛作为甲方的代表签了字。


    签约的内容是甲方也就是湟中县环保局帮助乙方办理各项建设手续,乙方投资2400万元,建设红矾钠环保技改项目。

主持人:你们有没有采访湟中县环保局的局长呢?
记者:我们随后采访了湟中县环保局,局长赵生盛正好在外地出差,我们就电话采访了他:现在听一下采访录音。


[出录音:]
记者:我们想采访以下湟中化工厂环保问题。当时我们看,是您签的字啊?
赵局长:哦?这个事情嘛?我给你说,这个事情是这样的,当时我们引进它的是技术改造。
记者:来改造这个,是吧?
赵局长:我们原来化工厂,已经成为个历史遗留的污染问题 。
记者:历史遗留的污染问题
赵局长:当时我们没有钱、没有技术力量、我们引进,是通过他们的资金和技术来改造这个企业。
赵局长:当时签了一个意向性协议,后来通过我们县政府研究,通过他们的资金和技术,把我们企业改造,这个是好事嘛。

主持人:从录音中,我们知道湟中县环保局局长赵生盛说引进这个项目是好事,可以引进先进生产技术,而事实上这项技术是否先进呢?中国化工报社记者资深记者:

主持人:你好。根据你对这个行业的了解情况,这家铬盐化工厂的技术是不是先进呢?
记者:目前国内和国际上的铬盐生产工艺有无钙焙烧工艺和有钙生产工艺,有钙焙烧生产的工艺,每生产1吨的产品,就会产生2。5到3吨的铬渣,我们在采访过程中,他们厂子里主管生产的负责人告诉我们,他们现在生产1吨产品要产生3吨,那就是说他们的生产工艺是有钙焙烧的上限。


主持人:那么铬盐产业存在一个什么流向?
记者:是这样的,由于国内市场容量增大,所以,现在市场非常看好,市场看好以后,就受利益的驱动。向西部转移是这种情况,云南省有家企业原来只有3000吨的规模,现在已经扩大到20000吨,内蒙由1家企业已经扩大到3家企业。山西大寨以前2000吨的现在已经扩大到7000吨。青海这家是从长沙到这里生产的,所以向系部转移比较严重。


    国家环保局在2003年专门下发了一个4号文件,就是关于在西部大开发中加强建设项目环境保护的若干意见,意见明确规定防止重污染项目向西部转移的问题。

    听了记者的介绍,得知湟中县引进的这个项目并不先进,而且也明显违背国家环保政策,那么,作为作为引资方的湟中县政府为什么要执意引进这个项目呢??我们现在向新闻纵横记者了解这一方面的情况。
 
主持人:湟中县政府对县里引进这个项目的态度是什么?
记者:从我们采访中看,湟中县政府对县里引进这个项目一直持肯定态度,他们也知道国家有关政策是不允许的,但是他们还是要执意要引进这个项目,说是要引进企业项目来治理湟中铬盐污染,但是对引进企业带来新的污染,他们也表示不太清楚。请听一段采访录音:

[出录音:]
白青光:现在通过这种方式,有人管理这个事情了,污染有人控制了,如果现在没有这个企业的话,你们想,这是什么概念呢?
记者:不一定非要引进湖南这个企业,项目过来,才能治理这个污染。
白青光:你也是内行,你给我出个主意怎么办?
记者:县里认为这是唯一的办法?
白青光:通过国家也可以争取,渺渺无期。
记者:但是国家有政策,2万吨以下是不能再建了。
白青光:政策是政策,但好多东西要实事求是,任何政策要以科学的态度。
记者:国家产业政策要不执行的话,严肃性就没有了。
白青光:我不是一个单独的维护改造项目,我是一个环境治理项目。
记者:我觉得你这个概念还不是,它毕竟是一个企业,它要生产,它要有效益。

主持人:这位县政府副县长说县政府引进这个环境治理项目,主要是看重他的社会效益。那化工厂方面怎么说呢?

记者:项目引进来之后,投资方确实解决了当地村民的饮水问题和原工厂欠薪问题,但是工厂也表示,他们最终的目的还是要扩大生产,由2000吨的生产能力扩大到5000吨,最终要扩大到20000吨的生产能力。我们来听一下当时采访铬盐化工厂负责人柒干辉:

柒干辉: 我跟他说的很清楚,如果是2000吨,我肯定不会过来,就是这样说的,他说,没有问题,所以后来,我们过来了,过来以后就在青交会上,签的这个东西,总投资2400万,环保改造。   我小窑开2000吨的,我每天亏损接近1万块钱,我到这里来,我不是活雷锋,我不是活雷锋,我总是要赚点钱。
记者:你们5000吨的整个生产线全都开了,能给县里交多少钱?
答:肯定也有几百万把。

    欢迎继续收听新闻纵横。
    刚才,我们和现场采访的两位记者,并和中国化工报社的记者扬扬进行了交流,湟中县政府,他们是将这个项目作为环保技术改造引进的,那么作为企业来讲,他们说他们也不是活雷锋,他们也是要赚钱的,这个也是企业实际的想法,那么企业在扩大生产规模后,湟中县政府,为什么还要支持这个工厂生产:下面,请听我们当时采访的录音:

记者:企业在扩大生产规模之后,产生的大量废水肯定是增加的,企业肯定会有一些社会效益,但是企业的主要目的还是为了利润,包括为当地政府上缴的一些费用。
主持人:而且环保本身投入也是很大的。
记者:从这里看,我们不难理解,县政府有关负责人为什么要明显支持引进这个项目?

[出录音:]
记者: 生产3000吨产生的废渣喝生产5、600吨产生的废渣量是不一样的,铬渣的量增加了呀。处理能力毕竟有限,污染总量增加了。
白青光:对。污染物产生在什么地方?到水泥厂循环了,去毒了。
记者:现在国际上对“六价铬”的处理还是个难题,没有很好的去毒技术。
白青光:你们认为,我也是外行,我们不好说这个事。

    听了录音,我们记者了解的情况是这个企业在生产规模从2000吨到5000吨,企业在扩大规模之后,有毒废渣是增加了,但是我们采访的这位县政府的负责人却不以为然,他认为,好象没有什么问题 ,那么,县里支持,青海省环保局对湟中这个项目是一个什么态度呢。

主持人:青海省环保局对湟中引进这个项目是一个什么态度?
记者:由于得到当地政府部门的大力支持,企业明目张胆的非法生产,省里的关停命令对这个厂并没有起到作用。但是青海省环保局的态度非常明确,我们采访了青海省环保局副局长赵浩明:现在就让我们听一下当时采访的录音:

[出录音:]
我认为2000吨的要重新履行环评,不履行环评的,那就是手续没有,这个项目就必须停止生产了。3000吨那就更没有任何手续了,必须要拆的。省环保局已经在全省环保系统进行了通报批评。

    这样小的规模,如果要拿出来要真正治理,那费用是很高的。 实际上 这样的企业不可能投入这么多钱来治理,因为规模太小。就像造纸厂一样,规模小,治理不划算。成本太高了。治理设施的费用比他企业本身费用高。 实际上,老板挣了钱了,把污染问题留给了社会、交给了政府 。青海再穷,也不能发展这样的污染企业!
  
各位听众:
    青海湟中县鑫飞化工厂在没有通过环境影响评价、没有完备手续的情况下,明目张胆的扩大规模开工生产,表面看是一个非法生产、污染环境、方向百姓的问题,但是在更深层面,它折射出的却是西部一些欠发达地区选择一个什么样的发展思路的问题,而这种选择权最终要直接实现地方政府的负责人手里,这些人哪怕只是个别偶尔存在思路和观念的偏差,也会给当地造成深远的影响,希望国家提出的科学发展观在他们那里,不要只停留在文件上,而要真正落到实处。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