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首页 > 背景新闻 > 正文

青海藏族围棋亮相申遗榜(上)
2006-01-26 09:10   来源:SRC-172    打印本页 关闭
    

QH.CNR.CN1月26日消息

★青海藏族围棋是中国围棋的早期形态 ,它所演变出的藏棋体系,成为世界体育竞技史上罕见的文化现象。其中最为知名的“密芒棋 ”曾是藏族王室决定重大国事活动的占卜用具

  ★ 著名的藏族天文历算家丹巴加措同时也是一个高明的棋手,成书19世纪中叶的《密芒吉单居》(藏棋理论),成为国际间研究围棋发展流变的珍贵资料

  ★锡金王子从西藏僧人那里学会“密芒棋 ”后,1958年去日本访问时与日本围棋高手对弈,引起了日本棋坛的震动

  目前,青海省文化部门已立项申报青海藏族围棋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并积极争取全国民运会传统体育竞技项目。为详尽了解青海藏族棋艺的有关内容,记者采访了中国民协理事、青海民协秘书长、项目责任人之一郭晋渊,从而使这一门流传了三千年的民间竞技活动,通过报纸走进读者生活。

  2000年在墨竹工卡县加玛乡村北侧,相传为吐蕃松赞干布出生地的“强巴米久林宫殿”遗址下,“密芒”棋盘终天奇迹般地重见天日。

  棋盘凿刻于长1.44米、宽0.56米、厚0.18米的菱形花岗岩表面中央,棋盘长宽均为0.44米,正方形,两端各凿有一块放置棋子的凹坑。凹坑直径0.11米、深0.04米,棋盘表面均有磨损,线条较为模糊。但可以数清有多少格。这个棋盘纵横有17道线,为17×17格,共298个交叉点以放置棋子。

  与唐代围棋不同的是,棋盘纵横17道线与中原早期17道线唐代围棋没有什么区别。所不同的是这个棋盘没有星位点和边框。在棋规方面也有不少差别:第一,西藏围棋只有纵横各17道线;第二,西藏围棋由白棋的一方先走;第三,对局前棋盘上摆好的12个子,黑白各6枚,交叉摆放,这12个子的位置是固定不动的;第四,西藏围棋没有让棋子的做法,对局双方如果实力有差别,一律用“贴目”的办法解决,具体贴目多少,由双方在对局前商定。据说西藏围棋还有两条特殊的规定:第一,如果一方的棋子做活后,可形成八宝吉祥图案的某一种,要在原有的数目上加8个棋子;第二,如一方的对角两个星位座子和天元均被对方吃掉,要给对方增加24个棋子。

  

  全息关注

  青海藏族棋艺———至今无人系统研究的文化门类

  青海藏族围棋虽是中国围棋的初始形态,但青海藏族围棋在数千年的传承中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多元多形的藏棋体系,演变出令人眼花缭乱的种种下法,这在世界体育竞技史上都是不多见的。而且,青海藏族棋艺目前仍是海南、黄南、玉树、果洛及海西、海北、海东等地广大藏族聚居地藏族同胞喜爱的游戏。不过,需要说明的是,青海藏族棋艺从诞生至今就保留着民间自行生存的方式,随着现代化进程中强势文化的激烈冲击,这种土生土长的文化形态,已被大部分青少年所不愿接受,青海藏族棋艺的生存环境十分危机,正处于失传的边缘。由于我国从未对藏族棋艺进行系统研究,对其蕴藏情况、棋谱种类,杰出传承人及相关的民间传说、故事、民俗形态也就无从知晓。

  

  青海藏族棋艺———树大根深 流被广远

  青海藏族传统棋艺包括“密芒 ”(宫廷贵族棋)和“久”(平民百姓棋)两大类型,是中国围棋的古老形态。 说“密芒 ”是宫廷贵族棋,是因为“密芒 ”曾是藏族王室决定重大国事活动的占卜用具,对弈者用输赢决定重大国事。后来“密芒”渐渐成为王室的棋类娱乐项目,也就有了宫廷贵族棋的叫法。而“密芒 ”流入民间后,又有了新的规制和路数,也就成为了平民百姓棋。这两种棋的复杂程度,丝毫不比围棋逊色。“密芒”,也就是藏式围棋,汉语的意思是多格子的棋或者多眼睛的棋,密芒的17路棋盘,与三国时期以前的围棋盘一样。从藏围棋密芒和围棋的物理性质看,棋盘的大小几乎一模一样,一个是17路的棋盘,一个是19路棋盘。一个是12个座子,现代围棋没有座子,古代围棋有座子。其余下法几乎完全一样,这两种棋简直就像孪生兄弟。汉族地区下的围棋随着时代的变迁,座子先是减少到四个,现代围棋在日本带动下取消座子,使围棋进入了一个更自由的世界。取消了座子让围棋更自由,但也让围棋起源时带着的远古的信息在减少,“密芒”相对完整地保留了古代围棋的神秘信息。“久”的下法与围棋截然不同,分布局和战斗两个阶段,“久”也是一种简单易学的棋,充分展现出藏民族富于想象力,富于表现力的特点,藏民族生活的情趣完全跃然小小棋盘上。和密芒不一样,胜负的结果不在于吃掉了多少子,占了多少地。黑棋要赢必须在棋盘上摆出一些固定的棋形才行,比如下十三路棋盘,则黑方在白方不少于13个子之前,摆出“枪”、“鞋”和“三排军队”等各种图形,才可以到达胜利彼岸。

  青海藏棋———与王公贵族、平民百姓生死相随

  关于二者的起源,目前学术界尚存争议,一是认为围棋是后传入西藏的,并保留了古代围棋的规则;二是认为起源于西藏苯教时期,是用于卜算和念咒语;三是认为藏式围棋和中国围棋分别起源,并且各自平行发展。近来在西藏吐蕃墓葬中发现的棋子,将藏棋历史推前了3000年。在阿里古格王朝的废墟中,也发现了一块砂岩,上面整齐地画着2.5厘米见方的格子,极类似现今的围棋盘。敦煌文献中记载,松赞干布的父亲朗日松赞的大臣琼布·苏孜色是著名的政治家、军事家,擅长下密芒,而且棋艺高超,他能边处理公事边下棋。这说明远在松赞干布之前密芒早已广为流传,而且已经有了相当高的水平,绝非是草草初创。《旧唐书·吐蕃传》中也有记载藏族人奕棋的文字:“围棋陆博,吹蠡鸣鼓为戏”。《新唐书·吐蕃传》云:“其戏纂六博”。可见在唐代的吐蕃“围棋”已经流行了。17世纪前后,藏式围棋的发展进入兴盛时期,并出现了专门论述棋艺的书籍———《密芒吉单居》。(记者 张 燕)

责编:陈星宇中国广播网我要评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