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经济  体育  调频  书院  汽车  旅游  教育  军事  民族  台湾  短信  搜索  广告
  列车时刻表    航班时刻表    日期:
打印本搞
推荐给朋友

您所在的位置 >> 民俗
高墙深院内的僧侣服饰:单纯朴素的着衣体现了佛门内与世无争淡泊明净的人生姿态

中广网 青海分网 2003-11-06 14:30:59


    
    藏传佛教自公元7世纪以来传人广大藏区以后,传播迅速,宗派林立,很快便拥有了众多的寺庙和信徒。在漫长的发展过程中,藏传佛教吸纳融会了包括藏族本教在内的多种文化因素,形成了具有雪域高原浓郁地方特色的多元文化性质。可以说,藏传佛教是“佛教意识形态和藏族历史文化长期融合所形成的一种特殊的文化意识形态”,集中体现了藏族人生哲学的基本观念,具有博大精深的佛学思想和严谨规正的佛门仪规。其丰富庞杂的信仰系统和仪式系统作为宗教提升境界、感召俗众的基本形式,在表达藏传佛教的基本思想并使之深入人心等方面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隆务河流域的藏族、土族等民族全民信仰藏传佛教,佛寺作为藏传佛教的象征和其传播教义、维系人心的基本载体,成为隆务河流域信仰藏传佛教各民族的精神支柱和情感寄托。762---766年,藏传佛教的第一座寺院桑耶寺在西藏山南扎囊县建成。被称作“七觉士”的西藏第一批僧人共七名接受了剃度,藏人出家为僧的习俗由此开始。随着藏传佛教的蓬勃发展,其内部又形成了不同教派,这些教派具有一定的政治势力,其教义思想、习学方法和修持重点均有所不同,各教派纷纷著书立说、广招僧众,促进了藏传佛教思想的影响,也确立了藏传佛教在藏区政治生活中的牢固地位。
    服饰虽然是人类物质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但它又折射出人类精神文化的光芒,是社会成员的普遍心理情感和民族精神实质的体现。藏传佛教在传播教义、修建寺庙、广招僧人的同时,将教义艺术化,以特殊的音乐或图画如唐卡壁画等再造佛的世界,并使之成为其宗教观念的基本载体。将寺庙艺术化,用藏民族传统的装饰艺术和建筑艺术强化寺庙的神圣性和神秘性,以实现黑格尔所说的“宗教却往往利用艺术,来使我们更好地感到宗教的真理,或是用图像来说明宗教真理以便于想象”的目的,在此过程中藏传佛教也逐步实现了征服人心并广泛传播的目的。在这一点上,藏传佛教各教派都达成一致。作为宗教传播者、弘扬者或基本职业者,僧人自身的装束,在藏传佛教中却有严格的规定,它不仅没有艺术化,甚至也没有贴近民众,而是以迥然有别的标志功能强化了宗教的神圣性和不可侵犯性,履行了严格的着衣程序,体现了明确的等级观念,是区别宗教与世俗的重要标志,也是宗教内部分类的基本标志之一。作为人类成长史上重要的精神现象,宗教同时也是人类的一种心理需要,它以慰藉安抚为手段,带给人类极大的心理满足和精神享受,进而成为人类把握世界的一种特殊方式。宗教服饰在发挥标志功能的时候,既强调了身体标志,又突出了教派标志,还遵循了佛门仪规,体现出综合的多功能特点。
    藏传佛教中几个大的宗教教派有其各自独特的教义思想,其内容庞杂繁复、精神玄妙,常人一般难以领会,但其服饰标志功能的准确发挥却能使一般俗众观其衣饰便知是哪一派僧人了。比如著名的宁玛派,严格遵循藏传佛教前弘期所传之密宗,得“宁玛”之名,意为古、旧。该派僧人皆穿红色僧服、戴红色僧帽,以红色区别于它派,故俗称红教。萨迦派也是一个带有色彩名称的派别,“萨迦”藏语意为“白土”,因其传播者在后藏仲曲河谷有灰白色土质的地方建过“白宫”,其寺庙也被称作萨迦寺,因为寺庙围墙上绘着象征文殊、观音和金刚手的红、白、黑三色花纹,所以该派俗称花教。噶举派指传承持金刚佛亲口所授密咒教义的派别,该派僧人穿白色僧裙和上衣,俗称白教。格鲁派倡导僧人严守戒律故得此名,“格鲁”藏语意为“善律或善规”。该派僧人戴黄色僧帽,俗称黄帽派或黄教。上述各大派别以服饰色彩强调其标志功用,既遵循了宗教仪规,又完成了易被民众接受的宗教现实化需要,起到一举两得的效果。这是藏传佛教传播过程中的又一智慧举措。
    在以色彩标志派别外,还要标志等级。当然等级标志作用的发挥还依赖服饰质地和款式。注重质地的选料和款式的考究。各级活佛拥有世袭沿用的佛装,也有元、明、清时期皇帝对高僧大德赐赠的顶戴和服饰,象征着尊贵、权力和地位,因此往往被视为至宝供奉。在布达拉宫、塔尔寺、拉卜楞寺等著名佛寺中都珍藏供奉着这类衣饰。各级活佛的日常服饰在色彩、款式、质地上也有区别,与普通僧人更有明显的区分标志。说明僧侣服饰不仅具有民众服饰所具有的御寒、护身、遮羞等实用功能,而且还要发挥其特殊的宗教功能。宗教作为人类成长史上重要的文化意识形态,要对它本身所属的社会体系发生各种作用。“宗教是以某种特殊的象征系统的形式来发挥其社会功能的。包含着一整套信仰体系和实践活动,通过设定一系列特殊的观念以说明世界的一般性质和秩序,并将其感性化、形象化为一套特殊的行为体系,从而在人世间建立起一种普遍、有力和持久的情感和动机。”僧侣服饰在发挥宗教功能时,也承担了将藏传佛教义理感性化、形象化的职责,当然在具体表达上并没有对导入座,而是强调佛教的神秘性、神圣性。同时,也发挥了宗教的心理调适、群体整合、行为规范等实践性功能。藏传佛教俗称喇嘛教,“喇嘛”藏语意为上人或上师,是普通民众对僧侣的尊称,可见僧侣在民间是受到尊敬的,其服饰行为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得到民众认可和敬意的,民众需要宗教是因为现实困惑造成的精神饥渴或心理需求,所以僧侣服饰作为宗教精神的某种化身、宗教品格的某种载体,必然会从特殊的角度在民间产生消除精神困惑和内心冲突、增强信教群众之间及其与僧侣之间的认同感和亲密感、甚至以宗教服饰隐含的种种宗教意味去规范社会行为的功能。
    隆务河流域藏族、土族等民族,全民信教,诚信笃实,致使该地区家家设有佛堂、佛龛,村村有寺庙,形成寺庙林立、香火旺盛、僧侣众多的局面。其中,绝大多数寺庙属藏传佛教格鲁派黄教寺院。据佛教戒律规定,僧服不准使用青、黄、赤、白、黑“五正色”,及绯、红、紫、绿、碧“五间色”。只许用青(铜青)、泥 (皂)、木兰(赤而带蓝)三种“坏色”不正色。佛经规定的“圆满服饰”应为“十三事”,即五佛冠、肩帔、飘带、腰带、裙子、头饰、耳环、项链、臂钏、璎珞、手镯、指环和镯子,前五件为绫罗衣,后七件为佩饰。藏传佛教在严格履行佛经仪规的同时,要求僧服穿着可考虑因时因地性,不佩戴任何饰物并符合戒律要求。结合青藏高原寒冷的气候条件和藏民族服饰习俗,以不伤奢侈、不损威仪为标准,进行了巧妙的增减,如适应气候炎热的印度河流域服饰习俗的绫罗衣被悄然减去,增加了衣饰选料中的羊皮成分。当然绫罗衣也没有从僧侣服饰中彻底消失,到目前有兴盛之势。受气候条件影响,在有些地方一些僧人也穿黄色绸缎缝制的系带上衣,显得休闲而又不失庄重,还有一种飘逸超脱之感。隆务河流域信教群众都有送子人寺的习俗,过去普通农牧民家中凡有男儿者必送一两名到寺院为僧,普通人家送子入佛门,认为是家庭的光荣和功德,僧侣中也有因生计所迫、或自幼多病多灾,许愿人寺者和失意厌世的隐居者和修行者。格鲁派有严格的出家制度和寺院生活规章,凡人寺僧人年满6至7岁者即可剃度,其中对违背家长意愿擅自出逃者、出家后又还俗者、被他寺开除者、犯有淫、盗、杀等罪行者都要接受严格的审查和筛选,择优选择那些有出家守戒决心者、有安详虚心态度者和有长期住寺打算者。僧侣7岁时要受沙弥戒,沙弥戒受持三十六条戒律,即不杀生、不偷盗、不淫、不妄语、不饮酒、不涂饰香鬘、不视听歌舞、不坐高广大床、不非时食、不蓄金银财宝等。至20岁左右时,要受比丘戒,比丘戒戒律更多,有二百五十八条,主要内容除沙弥戒的不杀生、不偷盗等规定外,还有穿僧服的规定、饮食的规矩及言语、行动、起居、念经、礼佛等方面的详细规定。受过比丘戒以后,寺院僧人才算是获得了正式僧人的资格。僧服也称法衣,穿着有讲究款式有特点,戒律严格的寺院要求僧人里里外外披挂三层衣衫。第一层为贴身内衣,上身为大襟短衣或坎肩,下身穿不系腰带的短裙;第二层上身穿大襟短衣,下穿肥而长的帔裙,要求长出脚面数尺折叠在腰间;第三层是缠裹在外面的“披单”即袈裟。隆务寺及其周边寺院的僧侣服饰从形成至今,形式上没有大的变化,依然是上身穿以橙红色、紫红色、暗黄色为主色调的无袖交领衬衫,上套黄色、紫红色交领坎肩,领及襟边缀有各色织锦缎,肩袖处镶蓝色滚边,有系带,无扣,两襟交叠塞入裙中。僧侣下身着裙,这是一种裹裙式样,以大约九尺布匹对接成双层筒状,两头约一尺处缝线一圈用来固定两层布帛,最后扎上腰带。最外层再披一件紫红色袈裟。袈裟一般宽约七十公分,长约身高两倍半(十八尺左右),是一种条状披单。先以总长三分之一处为中心点披在双肩上,然后将右肩较长的一段自背后绕至腋上最后再折回到胸前,披在左肩上,袒露右肩,长及脚面,冷天还可将颈后的一圈拉直遮住脑袋以避风御寒。据说袈裟的颜色和着装方法都是从释迦牟尼佛的穿着沿袭而来的,但选料、做工却又是因地制宜的。这种简洁庄重的服饰规范显示了藏传佛教严格的戒律及其僧人简朴的生活状况。当然僧人服装因等级和职位的高低不同而有所差别,主要体现在衣料质量、颜色式样及僧帽上。活佛、高僧的坎肩上一般用黄色锦缎滚边,袈裟也选用黄色绸缎,还刺绣有各式吉祥图 案,常见的图案有“福”、“寿”字以及龙等,镶饰金银丝线,有富丽堂皇、光彩夺目的美感,昭示了高僧大德的智慧和佛法的明丽。他们若离开寺院外出时,还可穿有袖子的斜领藏衣,主色系依然为黄色。活佛、僧官、富僧在自己的屋里还可披猞猁皮或狐狸皮的高贵斗篷。一些高级喇嘛还穿一种连衣裙式长背心,一般采用质地优良的毛氆氇制作,并镶有锦缎衣边,下摆处以呢料镶边。还有的以白色羊羔皮做里,暖和舒适。法帽也是不同级别、地位的象征。从僧帽可以直接区分出藏传佛教四大教派,如宁玛派僧帽以氆氇为基本面料,帽顶尖长,帽檐往上翻,前面开口,好像莲花的形状,故又称莲花帽。萨迦派僧人的帽子叫做“俄尔帽”,以红色氆氇为面料,帽顶呈弧形,帽檐两边左右相互对折至正中间呈人字形。噶举派僧人戴宽檐礼帽,深蓝色底上有红白相间的十字形或大字形条状图案。格鲁派僧人帽形似鸡冠,帽顶部有黄色穗须耸立,鸡冠状帽体以羊毛织物缝制,故称鸡冠帽。格鲁派高级活佛戴圆形尖顶的金黄色法帽,参加佛法盛会或弘法授道。据说格鲁派创始人宗喀巴在西藏弘法时曾戴黄色尖形僧帽,表示与以往僧人的不同及坚守戒律的决心,至今,我们还能在佛教雕像中看到此类帽子。至于至尊的活佛,如达赖、班禅就更讲究了。据《西藏图考》记:“西藏达赖喇嘛、班禅额尔德尼,冬帽以氆氇牛绒制成,其式上尖下大,色尚黄。夏帽若笠,纯金以皮为之。内衣氆氇半臂,外衣紫羊绒偏单,以帛交缚于上。著锦靴或皮履,腰束帛如带。春、冬皆露半臂余。”这反映了僧装身份标志功能的进一步强化。各教派僧人也都要戴“班霞”帽,即班智达帽,其中班智达帽分为“班仁”、“班同”两类,精通五明者戴“班同”,精明大十明学科者则可戴“班仁”,这两种帽形基本相似,惟一的区别是在高尖顶的延片,两块“班仁”帽子要长于“班同”帽,帽子成了学识等级的标志。
    在适应高原气候条件和服饰习俗的过程中,隆务河流域僧侣服饰和高原上其它寺院一样,增加了一些御寒性强、保暖性好的服饰,如斗篷、皮坎肩、皮筒裙、条绒或皮制靴子等,在强调遵循佛法仪规的同时,也强化了自我保护意识。在寒冷的冬天,僧人披上用氆氇、棉、麻、呢绒等保暖性强的面料制成的形似大氅的斗篷,显得威严庄重。斗篷样式很像扇形披风,其上压以宽度相等的竖折叠褶纹衣条,有宽大褶裙的穿着效果。隆务寺、吴屯上下寺、郭麻日寺、年都乎寺等大小寺院在举行佛法盛会时,僧侣们头戴鸡冠帽,身披斗篷,衣冠齐整端坐于殿堂之中,烘托着佛教盛事的神圣和庄严。他们的紫红色系服饰和高僧大德们的金黄色系服饰以凝重肃穆和华贵威严的色彩语言强调着佛法盛会的严肃性和无尚权威,唤起芸芸众生无限的信赖、归顺与膜拜、崇敬。
    另外,僧侣服饰还应包括念珠、佛龛盒等。念珠是僧人诵经、祈祷、作法时的主要法器之—,据说是由印度璎珞缠身的风俗演变而来,是由不同原料串成一百零八颗珠数组成。一般采用菩提子、金刚子、莲子、水晶、珍珠、珊瑚、琥珀、象牙、玛瑙、玻璃、海螺、桃核、檀木、柳木、龙柏、人头骨等材料,不同质料制成的念珠,用于作不同的法事。如修观音菩萨时要用贝壳制成的白念珠;修降服魔鬼的护法,用人之头盖骨制成的念珠。一般僧人喜用菩提子制成的念珠,并将它缠绕在手腕上或佩挂在颈项,成为重要的饰物之—。释迦牟尼在尼连河畔的菩提树下跏跌而坐,沉思悟道的佛本生故事,使得菩提树在信教僧俗的心目中具有了奇异的神性,菩提子念珠也神化为一种精神追念的法器伴随僧侣的一生。佛龛盒(嗄乌)是—种圆形和方形的小盒子,以金、银或牛角等制作,内装佛像或各类护身符,是僧侣终生佩戴的具有实用和装饰双重功用的物品,它寄托着僧侣们向善向美的思想情感。—些高僧大德的佛龛盒用料考究,在金、银上雕饰各种吉祥图案,镶嵌各种珠宝,刻有祥云环绕的青稞、鱼、法螺等宝物。
    综观隆务河流域藏传佛教僧侣服饰,其造型、款式、风格,继承了雪域藏区僧侣服饰的总体风貌,强调了单纯朴素的着衣观念,体现了佛门内与世无争、淡泊明净的人生姿态。在遵循宗教服饰衣规的同时,又暗示出超脱无为的人生意趣。
    藏传佛教在隆务河流域的本土化历程,实际上就是其漫长的藏族化、土族化历程。其服饰结构的单纯朴素在某种意义上也是藏袍简洁明快的风格的体现,二者互为参照地促成了各自款式的特征和彼此间紧密的联系。而在质料选用上氆氇、羊皮等面料的使用,服饰不用纽扣多用系带以及僧侣的藏式靴子等,都折射出藏传佛教本土化过程中对传播地区民族文化的借鉴和利用。当佛教以异域文化的面目进入藏区时,它依靠了本土文化的特质并赋予其一定的新质后才获得了生存和发展。藏传佛教发展史上著名的佛本融合实际上也是印度佛教藏族化或本土化的范例。衣饰是人类文化的物质成果之一,在文化交融、变迁过程中,衣饰的族际互动是非常显著的,它昭示着“你有,我也有”、“你没有,我还有”的文化参照因子,文化交融过程中某些相似的历史痕迹也以服饰的形式留存了下来,其所蕴含的丰富文化信息也值得我们深入挖掘。从另一方面讲,佛教在藏区的广泛传播也造成了“佛教的信仰观念已渗透到藏族人的理想、信念、思维模式、价值观念、审美趣味、道德规范、性格习俗、行为的深层结构中,成为藏族人内在文化心理特质的现实存在和精神支柱”的局面。仅就服饰中的佩饰而言,我们说藏族人的佩饰观念中以多为美,浑身佩挂饰物琳琅满目,异彩纷呈,但无论男女老幼身上都少不了佛龛盒(嗄乌),嗄乌的制作遵循了藏族人镶宝嵌玉的风格,追求华贵繁复的工艺特色,但其最重要的意义还在于负载信仰,祈求神佛的护佑,是充满象征性的宗教化情感的诉说。另一宗教法器念珠,不仅走进了千家万户,还成为了发挥民族标志功用的重要佩饰,是藏族人宗教情感和民族情感的双重象征。
    藏传佛教寺院,每逢宗教节日都要举行跳神仪式,以“酬神醮鬼、驱邪禳灾”。据说莲花生大师在西藏传教时,利用和吸收当时原始本教驱鬼降魔的乐、舞,在桑耶寺的开光仪式上组织跳神法会,驱鬼酬神。由此诞生了藏传佛教著名的“羌姆”。“羌姆”是以印度密宗的金刚舞为基本素材编创的,“羌姆”藏语意为戴上各种面具、在各式法器的伴奏中演示佛教教义的舞蹈。“羌姆”的举行日期、跳舞程序、舞队构成及基本舞法在各寺院中不尽相同,但其基本内容至今都没有大的改变,遵循着严格的程式。羌姆舞队护法角色众多,主要由颇具特色的护法面具来标示角色。一般有雌、雄鹿、白身绿毛狮、载末尔(土地护法神)、法王、法王妃、财神北王、“黑帽者”、查事鬼、土地护法神的侍从阿朵日、土地神、猎人、武士、勇士、阎王侍从、犬、虎、牦牛等,“羌姆”体现了藏传佛教在宣传教义以图广泛传播时利用生动的艺术形式“来象征、暗示、说明抽象的神理,来感觉、观照、领悟‘不可见知’的神性”的特点,其丰富的造型手段中,面具、法器、头饰、锦缎服装等体现了宗教艺术对人体装饰物的特殊理解,即装饰既要符合宗教的基本仪规,还要象征宗教内容和舞蹈主人公的内心情感。在表达佛法无边、威力无穷的主题时,往往通过形象生动的艺术化表演,渲染和强化主题,并感染观众,融会了队形变换、手势和舞动、表情借面具更加生动化、哑剧处理方式等手段,增强舞蹈魅力。其面具以红色、绿色、黄色、蓝色等鲜明的色系强化视觉效果,不少神像以凶恶、威猛、怒目圆睁的表情突出情绪特征。其面具以旗、矛、人骨念珠、人骨棒、头骨碗、刀、剑、绳等来标示身份、传达情感属性。其头饰有的被面具替代,有的还要在面具顶部戴诸如五根骨头、顶部各角绘有头骨图案的黑帽等,各类角色多穿彩色织锦缎衣衫,有的似藏袍,也有的以当年吐蕃王朝时期的宽袖服为基础巧妙制作,多用各种缎料拼制,显得光彩耀眼,达到了标示身份、增强美感效果等功效。还有一些缎子坎肩、披肩,绸子小裙、袈裟等,款式多样,风格各异,表现出舞蹈内容的丰富与饱满。每年的“羌姆”表演,也是民间服饰和寺院宗教服饰的一次大媲美。
    在隆务寺及周边诸寺中盛行的藏戏,也是藏族宗教服饰观的艺术化体现。隆务寺藏戏在安多地区享誉盛名,它是安多地区诞生最早的安多戏曲剧种,据说是在夏日仓二世时期由去西藏学习的僧人传到隆务寺的。从萌芽至今始终演出的《诺桑王子》一出戏,由佛本生故事中《紧那罗女和诺桑》改编而来。主要讲述了诺桑王子与引超拉姆的忠贞恋情。早年在寺院演出时既不戴面具,也不化妆,挑选—些年轻漂亮的僧人来演。后来受汉族戏曲的影响,利用锅灰、糌粑等进行初步的装扮,有了较朦胧的造型意识,甚至发展到使用粉色为女角上腮红的水准。藏戏在寺院的发展过程中,大胆借鉴了“羌姆”舞以面具造型的特点,出现了浪加寺的瓦状面具,隆务寺、郭麻日寺、吾屯上庄寺的门帘式面具和立体套头面具,以热贡艺术高超的绘画技艺在五官描画、表情刻画等方面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运用富有节奏感的线条和情绪特征强烈的色彩语汇,完成了角色,身份、地位的标示和性格特征的把握,在造型艺术水准上达到了栩栩如生的境界。作为寺院藏戏,它又必然负载着宗教使命,遵循着宗教仪规,因此在表现剧情时,又肩负起了阐释佛理的职责。藏戏人物多属佛本生故事,他们自身所蕴含的神灵属性和宗教情感意念,往往通过这些精制的面具被完美传达。在戏服设置上,寺院藏戏在早期由于故事情节简单,人物形象较少,所以所有角色统一按“仙女”装扮,他们头戴锦缎披巾,扎锦缎蝴蝶结,插孔雀翎,以色彩鲜艳的花衫配被叫做“普日玛”的千层裙。在以后逐步完成的服饰改制中,为角色增添了具有鲜明地方特色的和民族风格的服饰,如引超拉姆的无袖藏泡、花氆氇及藏族化的颈饰、胸饰等。同时还吸收了汉族戏曲月服饰的特点,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
    另外,在隆务河流域各寺院盛行并密布的壁画、唐卡、堆绣及各种雕塑艺术所展示的佛本生故事的艺术化展示中,我们还看到了大量风格迥异、造型独特、款式别致的衣饰,如飘逸的袈裟、婀娜的披肩、精致的坎肩、委婉的抹胸、令人耳目一新的冠帽、精巧别致的藏袍及多种佩饰,它们既是宗教服饰的艺术化,又艺术地再现了宗教描绘的景象中人物衣饰的华美与富贵,浓墨重彩地表现出神佛世界佩环叮当、衣裙飞扬、璎珞绕身的服饰景观,表达了独特的宗教衣饰理念,其所产生的如见其人、如临其境、心向往之的艺术感染力正体现了艺人心目中神佛世界的尽善尽美,是对深奥佛理的形象化图解。



来源:SRC-157  责编:焦旭
      
    相关链接

友情链接 | 人民网 | 新华网 | 中国网 | 国际在线 | 央视国际 | 中国日报 | 中国经济网 | 中新网 | 千龙网 | 东方网 | 北方网 | 更多...

电台链接 | 北京台 | 天津台 | 上海台 | 重 庆 台 | 江 苏 台 | 山 东 台 |  内蒙古台  | 湖南台 | 广东台 | 陕西台 | 新疆台 | 更多...
青藏高原图景库特别感谢四川绿色江河环境保护促进会、深圳市红石头摄影设计有限公司、《青海摄影实用图典》编辑部;感谢摄影师曹卫国、查利、杜祁林、傅平、葛玉修、孔祥瑞、李乐、李洋、刘鹏、孙建军、王永惠、熊毅、杨欣、赵建伟、朱建军等先生。
中国广播网简介 | 青海分网简介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版权声明
中国广播网:E-mail:cn@cnradio.com
电话:010-86090077 010-86090088
地址:中国北京复兴门外大街2号
传真:010-68045707  邮编:100866
青海分网:E-mail:qhw@cnradio.com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国际广播电台青海记者站
地址:青海西宁西关大街19号 邮编:810000
电话:0971-6105828 传真:61539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