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首页 > 青海历史 > 正文

中国工农红军在青海:被俘红军蒙难青海孙玉清军长遭秘密杀害
2003-11-07 17:32   来源:SRC-157    打印本页 关闭
    

   为了扼杀中国革命,1933年9月,国民党反动政府集中百万大军,对革命根据地发动了第五次反革命“围剿”。当时,由于中共临时中央主要负责人,完全抛弃了毛泽东的军事方针,推行王明“左”倾错误路线,使第五次反“围剿”失败,红军被迫于1934年10月进行战略转移——长征。

    中国工农红军的长征,堪称为世界上最长距离的行军。红军先后走过福建、江西、广东、湖南、广西、贵州、四川、云南、西康、青海、甘肃、陕西等12个省,经过汉、苗、壮、彝、回等民族地区。徒步走了二万五千里,终于在1936年10月,完成了战略大转移

    青海大军阀马步芳,不仅对北上抗日的红军进行堵截,而且还对西路红军进行围剿,继而对被俘的红军战士,进行残害和惨绝人寰的杀戮,充分暴露了马步芳反共反人民的嘴脸,和马家军凶残野蛮的本质。

    红军长征,途经青海  为了堵截红军北上抗日并进入青海,马步青和马步芳兄弟在西北地区做了严密布防。尤其是马步芳在青海全省建立了107个保安团,组织壮丁15万人进行训练。同时,还沿甘肃边境修筑碉堡1200多个,建立了三道封锁线。反革命气焰非常嚣张。

    1936年了月,红二、四方面军在甘孜会师后,兵分两路,继续北上。主力部队由朱德、张国焘和徐向前等率领,前往甘南北上,与中央红军会合。

    为了掩护主力部队,打击青海马步芳的反革命气焰,另一路约5000人,由陈伯钧、王震、罗炳辉等率领,向青海果洛一带出击。

    7月21日,这支约5000人的红军部队,进入果洛州班玛县境,26日进入久治县境。红军占领交通要地白玉寺,击溃了马步芳的驻军,突破了马步芳自夸的第一道防线。7月底,主力部队已进入甘南地区,这支红军已完成了掩护的任务。最后在白玉寺及雅尔塘(在白玉寺北60里处)一线,击溃了马步芳增援的军队,和藏族反动头人组成的所谓“民团”武装,退出果洛地区,赶往甘南与主力部队会合。

    这支途经青海的红军,虽非长征的主力,而且在果洛境内时间不长。但是,红军尊重藏族群众的风俗习惯和宗教信仰,不拿群众一针一线,给当地藏族人民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直到现在,在今班玛县境内雅尔塘的一处石崖上,还清楚可见当年红军书写的“北上响应全国抗日反蒋斗争”的革命标语。

    西路红军,血战河西  三大主力红军在甘肃会宁会师后,为了建立河西根据地,接通苏联,奠定抗日大后方。红四方面军的三十军、九军,和原一方面军的五军,共21 800余人,组成西路红军,于1936年10月25日至31日,在甘肃靖远县境,强渡黄河,揭开了西征的序幕。

    与此同时,蒋介石任命马步芳为西北剿匪第二防区司令兼第五纵队司令官,统辖青海的新二军和马步青的骑五师,配合从宁夏南下的军阀马鸿逵、马鸿宾部,和由兰州西上的胡宗南部,围剿我西路红军。

    西路军刚渡黄河,就与马步芳部3万多正规军以及10多万民团,展开了一场惊天地泣鬼神的殊死拼搏。

    11月初,马步青各部从东北方向压来,马步芳部从西南方面夹击,与西路红军在一条山展开激战。此役激战8天,马步青部前线总指挥马廷祥,被当场击毙,敌军伤亡2500余人,此役沉重地打击了马家军的反革命气焰。

    一条山大捷后,红军大举西进。11月15日轻取古浪,但立即遭到敌军5个旅和4个民团的反扑。经过三天激战,虽消灭敌人2000余人。但是红九军伤亡惨重,军长孙玉清负伤,军参谋长陈伯稚、25师师长和27师政委等2000多名在长征中屡立战功的优秀指战员英勇牺牲。其余部最后杀出重围,夺路到达凉州(今武威)地区,与红三十军、五军会合。

    西路军经此重创,毫不气馁,继续西进。先后经过四十里堡、八坝、水磨关等一系列恶战后,红五军于1937年1月攻占高占,但立即遭到4万多敌军包围。红五军与敌军血战七昼夜,高台陷落,军长董振堂、军政治部主任杨克明、十三师师长叶崇本、参谋长刘培基、骑兵师师长董俊彦等数千名红军指战员战死疆场。除少数人突围外,红五军几乎全军覆没。

    高台战役后,面对险恶的形势,红九军、三十军和红五军突围战士不足万人,被迫集中到倪家营子,与七万多马家军决一死战。经过近一个月的殊死恶战,我军伤亡四五千人,已弹尽粮绝,被迫突围到三道流沟。马家军像恶狗狼群一样,尾追包围而至,再血战五昼夜,敌我双方的伤亡都很惨重。3月11日,红军又突围到梨园口,马家军又尾追包围,红军经过三昼夜血战,红三十军两个团全部英勇壮烈牺牲,红九军几乎全军覆没,军政委陈海松牺牲,军长孙玉清被俘。仅余2000余名战士,摆脱敌人尾追,进入祁连山中石窝一带。最后仅有数百人由星星峡进入新疆。

    西路红军经过5个月的血战,歼敌 30000余名。但是,由于敌我力量悬殊太大,特别是为配合河东红军的战略行动及西安事变,在河西走廊“蜂腰”地带,徘徊滞留两个月之久,没有回旋的余地,时值天寒地冻,缺少粮衣弹药补济。又得不到援军配合,孤军奋战,而敌人多为骑兵,又有飞机配合作战,我军多为步兵,最终失败。

    被俘红军,蒙难青海  马家军在河西围剿中,约有八九千红军指战员,在弹尽粮绝、负伤等情况下被俘。除马家军韩起功等部和甘州民团在甘州杀害、活埋数千名被俘人员外,还有5600人左右,被马步芳部押送到青海西宁。他们虽身陷囹圄,但坚强不屈;有的英勇反抗,惨遭杀害;有的坚贞不屈,慷慨就义;有的含泪受辱,横遭迫害;还有的被编入“工兵营”,受尽了折磨……

    马步芳大规模杀害红军被俘人员,往往采取杀人不见血的手段。即指使部下挖“万人坑”,在深夜秘密活埋。据从当时得到的情报,大规模活埋共有3次(一次400多人,一次600多人,一次200多人),总计1300多人。

    马步芳把年轻的被俘人员,编入“工兵营”,强制劳动,每天达十几个小时。其中被俘的女战士,白天做劳工,晚上被奸污,有的甚至拉去轮奸。为了防止逃跑、反抗,天天晚上把衣服收走,次日起床时再发。并且还特意把红五军军长董振堂的人头拿出采进行恫吓:谁要闹事逃跑,就是这个下场。战俘们因不堪忍受,有的自杀,有的逃跑,还有的跳入黄河……

    尤其是红九军军长孙玉清被押到西宁后,马步芳施尽各种手段,企图使他投降。但孙玉清军长坚贞不屈,马步芳无可奈何,既无法使其屈膝投降,更不愿“放虎归山”,回到中国共产党的怀抱,于1937年4月将其秘密杀害。除孙军长外,还有24师参谋长年鸿才,骑兵团长张福山,三十九团教练朱锦堂等69名红军被俘干部,先后被秘密杀害。更令人发指的是马步芳的随从副官马应富,在对党文秀行刑前,竟丧尽天良地强行奸污了她。   

    马步芳屠杀、残害红军被俘人员的罪蚝,真是罄竹难书。马步芳用红军的鲜血,换得了蒋介石的信任。不久,马步芳由青海省代主席,升为青海省主席,而马家军成为蒋介石在西北的一支重要的反共人民的力量。  

    总而言之,西路军虽然失败了,但虽败犹荣。他们可歌可泣的英勇事迹,永载史册。西路红军烈士,永远活在各族人民心中。

责编:焦旭中国广播网

相关新闻

精彩图片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