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首页 > 青海历史 > 正文

马氏军阀:1912年马麒任镇守西宁等处总兵官统治青海40年
2003-11-07 17:30   来源:SRC-157    打印本页 关闭
    

 

    1912年元旦,以孙中山为首的中华民国在南京宣告成立。同年2月,清帝退位,标志着清王朝灭亡。3月,袁世凯窃取辛亥革命胜利果实,在北京宣誓就任临时大总统,标志着北洋军阀统治正式建立。

    同年,甘肃军政界联名电告北京政府,承认共和。随之,青海藏族各寺院活佛、千百户、青海蒙古各部,或派代表进京,或“祭海会盟”,表示拥护民国,赞成共和。清朝在青海的统治宣告结束。

    民国初年的行政建制与青海建省  民国初年,北洋政府在全国实行省、道、县三级行政建制,青海东部仍属甘肃省。1913年,甘肃省裁撤西宁府,改为西宁道。同时改丹噶尔厅为湟源县,改巴燕戎抚番厅为巴戎县(今化隆),改贵德厅为贵德县,改循化厅为循化县。连同原来西宁府下辖的西宁、碾伯、大通等3县,西宁道辖7个县。1915年,改“青海办事大臣”为“青海办事长官”,其辖区与原来相同。

    这样一来,青海东部7县为甘肃省西宁道管辖,西部牧区由青海办事长官管辖。

    1925年,冯玉祥被北洋政府任命为西北边防督办兼甘肃军务督办,势力深入西北地区。1927年,又与蒋介石合作,出任南京国民政府行政院副院长,更巩固了他在西北的统治地位。为了发展势力,奏请国民政府设立青海省。1928年,南京国民政府正式作出设立青海省的决议,将甘肃省原西宁道所属的7县划归青海省,定西宁为省府所在地。

    1929年1月1日,青海省政府正式成立,西宁从此成为青海省的省会。

    马氏家族的兴起和发展  1912年,马麒任镇守西宁等处总兵官,这是马氏军阀进入青海的开始。

    马麒,甘肃河州人,回族。其父马海晏在清朝同治年间参加回民反清斗争,后随河州回军首领马占鳌降清,被清军收编后任旗官,委任马麒为哨官。1900年,其父病死,他补旗官遗缺,不久,升任循化营参将。辛亥革命后,被袁世凯所重用。

    1915年,马麒在青海组建宁海军,为其家族在青海地区的军阀统治奠定了基础。同年,北洋政府改镇守西宁等处总兵官为“甘边宁海镇守使”,改青海办事长官为“青海蒙番宣慰使”,马麒身兼镇守使和宣慰使二职,取得了统治青海的军政大权。从此,青海地区开始了长达近40年的马氏家族的军阀统治。

   1930年,蒋、冯“中原大战”爆发,孙连仲奉命东下,代理甘肃省政府主席。马麒代理青海省政府主席职务,其弟马麟进驻兰州,先后任甘肃省剿匪司令、保安总司令、甘肃暂编骑兵第一师师长。其子马步芳从化隆调往西宁,任青海暂编第一师师长,后来任国民军第九师师长。同年,冯玉祥战败,马麒转而投靠蒋介石。1931年1月,南京政府任命他为代理省政府主席。经过这场军阀大战,国民军势力退出青海,马氏家族的势力得到进一步发展。

    1931年,马麒病死,其弟马麟代理省政府主席,马麒之子马步芳为省政府委员。后来,随着蒋介石与马麟之间产生裂痕,蒋介石为继续控制青海马家,扶植马家第三代人物。

    1933年,蒋介石任马步芳为新编第二军军长,同时兼陆军第100师师长。任命其兄马步青为陆军新编骑兵第五军军长,马家第三代人物迅速崛起,马步青独据河西,马步芳握有实权,与其叔父马麟并列,成为青海两大巨头。

    随着马步芳羽毛丰满,再加上南京政府的支持,马步芳逼马麟下台。1937年,南京政府正式任命马步芳为青海省政府主席,兼国民党青海省党部主任委员。这样,马步芳集党政军大权于一身。从此,进一步残酷镇压、疯狂剥削青海各族人民,使马氏家族的军阀统治,进入登峰造极的地步。

    马步劳的军阀统治  在政治上实施保甲制度,对青海人民进行封建军事统治。马步芳把全省分为7个大区,县以下设区、乡、保、甲。规定每10户为一甲,10甲为一保,10保为一乡,分别设区、乡、保、甲长等职。强迫群众订立保甲公约,从而强化了对各族人民的政治统治。   

    各级行政权力基本都是军人掌握。例如各县县长90%以上都是由军人(或退出军队的人员)担任的,甚至各地区的掌教阿訇,也都由军队直接派遣。军人专权必然导致军事统治,为巩固封建军事统治,大力扩大兵源,强化壮丁训练。为此,许多人家妻离子散,田地荒芜,农业生产遭到严重破坏。

    马步芳除与藏区封建主、牧主及僧俗上层相勾结维护其封建统治外,还采取挑拨民族关系、制造民族矛盾、残酷镇压及疯狂劫掠等手段,推行民族压迫政策。例如,尖扎康周拉康与尕部的纠纷,尖扎昂拉与同仁霍尔部落的纠纷,循化撒拉族与藏族的纠纷等,无一不是其所制造。  

    早在马麒统治时,就数次镇压拉卜楞寺及附近的僧俗。从1921年至1941年的21年间,马家军阀对果洛藏族进行7次镇压和掠夺。据不完全统计:屠杀藏族群众16700余人,抢获马、牛、羊达35万余头(只),白银5500余两。除此之外,还大肆血腥屠杀反抗反动统治的蒙古、哈萨克等各族群众。

    马步芳统治时,苛捐杂税,名目繁多,单地方性税收就多达30余种。例如蒙古族就有草头税(即牧业税)、马款(以马代替的壮丁费),还有厘金税、粮茶税等。牧民不堪重负,破产逃亡,流落他乡。土族常见的有丈地款、兵款、马款、大粮、小粮及柴草捐达40余种。

    马家军阀除利用苛捐杂税搜刮之外,还垄断全省的金融、贸易、农、牧、工、矿等各个行业。  

    马家军阀的疯狂剥削与掠夺,聚敛了巨大财富。而传统的商业行帮纷纷倒闭,农牧业生产日趋破产,地方民族手工业遭致命打击,整个社会经济陷于崩溃的绝境之中。因不堪马家军阀统治、剥削的各族人民被迫逃往外省,据马步芳自己承认为138000余人。

    到解放前夕,仅西宁、湟中地区的游民、乞丐多达62800余人,占全省人口的38%。人口总数也明显下降,例如海西蒙古原有千余户,解放时仅存百余户;玉树藏族其中一部族原有500户,解放时仅剩20余户。

    除此外,马步芳还利用手中的军队,围追堵截,血腥残杀工农红军战士,犯下了不可饶恕的滔天罪行。

   总之,马氏家族统治青海近40年,尤其是马步芳统治时期,青海各族人民遭受着残酷的统治,野蛮的镇压、屠杀,疯狂的掠夺,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责编:焦旭中国广播网

相关新闻

精彩图片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