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首页 > 青海历史 > 正文

清朝时的青海:1645年清朝控制青海东部硕特蒙古联盟控制西部
2003-11-07 16:59   来源:SRC-157    打印本页 关闭
    

 

    1645年,清朝派兵进军西北,镇压陕西、甘肃农民起义军后,进入青海,占领西宁,青海东部纳入清朝统治范围之内,而青海西部仍处于和硕特蒙古联盟控制之下。

   元亡之后,青海境内的蒙古人大部分退回漠北,留居青海湖西北和柴达木地区的蒙古人,明朝设“西宁塞外四卫”进行安置。1510年至1559年,一批又一批的蒙古人进入青海湖沿岸地区。1636年,原游牧新疆境内的蒙古族和硕特部,在首领固始汗率领下,也进入青海。不久,征服了整个青藏高原,建立起封建割据的蒙古汗国。固始汗镇守西藏,将青海辖境划为左右两翼,分给其十个儿子作为领地,俗称十台吉(“台吉”系汉语“太子”的转音)。后来,建立了蒙古部落联盟,固始汗之子达什巴图尔为部落联盟之长。

   1697年,联盟之长达什巴图尔率青海和硕特蒙古各部归顺清朝,康熙帝封他为“和硕亲王”,封各部台吉分别为贝勒、贝子及辅国公等。至此,青海西部正式纳入清朝版图。青海蒙古成为清朝的藩属,清政府完全控制了青海全境。

   平定罗卜藏丹津叛乱  达什巴图尔死后,其子罗卜藏丹津承袭亲王爵位,成为联盟之长。

   1723年5月,罗卜藏丹津乘康熙帝去世,雍正帝即位,部分官军东撤之机,胁迫青海蒙藏各部会盟反清。同时,又让塔尔寺主持堪布诺们汗号召西宁以及各处寺院喇嘛,共同起兵,发动叛乱,进攻西宁等地,形势非常严峻。

   同年10月,雍正帝派川陕总督年羹尧为“抚远大将军”,四川提督岳钟琪为“奋威将军”,率平叛大军征讨。第二年2月,罗卜藏丹津兵败,逃入准噶尔。6月,清政府彻底平息了青海全境的叛乱。

   平定罗卜藏丹津叛乱,具有重要意义。不仅毁灭性地打击了青海境内的分裂势力,维护了祖国的统一,而且也使甘肃、西藏、新疆等少数民族地区,得到了稳定。

   平定叛乱后,清政府吸取了经验教训,采取了一系列重大措施,加强了对青海地区各族的统治。

   加强对青海蒙古的控制  1725年,首先废除青海蒙古部落联盟,将其收为内藩,把青海蒙古划编为29旗,授原各部台吉担任札萨克,治理一旗事务。

   为了控制和笼络王公贵族,规定了严格的会盟制度和朝贡制度。会盟制度规定:各旗每年会盟一次,只有在会盟时,在钦差大臣或办事大臣监督下,选举盟长,不得私下推举。朝贡制度规定:各旗王公、贝勒等,分为三班,三年一次,九年一周,自备马驼赴京朝贡觐见。

   同时,还规定互市制度。即每季度第二个月,在那拉萨拉(今日月山),与内地和藏族进行互市,由官兵督守,禁止私入“边墙”。

   并且,划定各旗游牧地界,不得互相统属,不得私自往来。在蒙古各旗与西宁府辖地之间,划定界线,增设与加固隘口,派兵驻守。

   上述措施,加强了对青海蒙古的控制。

   加强对藏族、藏传佛教及寺院的管理  早在1721年,清政府派官员驻西宁,专管蒙古事务。在罗卜藏丹津叛乱中,由于青海藏族各部参与叛乱,清政府在平定叛乱后,加强了对藏族各部的管理。

   首先于1725年正式设立“总理青海蒙古番子事务大臣”,简称“青海办事大臣”。因办事大臣一般常驻西宁,故又俗称“西宁办事大臣”。并扩大权力,管辖除果洛地区以外的整个青海牧区的蒙藏事务,成为清政府专门管理青海西部的最高行政长官。

   办事大臣的主要职责是:统率青海蒙古各札萨克军队,主持蒙古各部会盟,受理重大刑事案件,处理民族纠纷,管理蒙藏贸易,征收赋税,维护地区稳定,保证中原与西藏的联系。

   同年,在青海藏区实行千百户制度。清朝派官员清查藏族各部落户口,划定地界,“因俗设官”,分别赐于千户、百户等头衔。

   每300户为一“千户”,每100户为一“百户”,每10户设一“什长”,一个地区设一“总千户”。

   西宁附近蒙藏各部参与罗卜藏丹津叛乱,最初都是以寺院为中心,尤其以塔尔寺为首。因此,平定叛乱之后,特别加强了对藏传佛教及寺院的管理。

   处死塔尔寺主持堪布诺们汗,限定塔尔寺选留“老成持重”的喇嘛300名,其余全部遣散。同时,还规定各地藏传佛教寺院的房舍,不得超过200间,喇嘛多者300人,少者十数人。寺院不得向百姓收取租税。

   1726年,废除明代所封喇嘛名号,收缴印敕。重定喇嘛职称,继续承认寺院原有的政教合一的统治。

   清朝政府加强对青海藏传佛教和寺院的管理,主要是为了防止僧众参与闹事,并未改变利用宗教统治藏族人民的策略。在战火中被破坏的寺院,政府下诏修复,皇帝赐互助的郭隆寺为“佑宁寺”,大通郭莽寺为“广惠寺”等。

   加强对青海东部的管辖  青海东部划归甘肃省管辖,实行府、厅、县建制。

   1725年,改西宁卫为西宁府,下辖西宁县、碾伯县和大通卫,(1761年改卫为县)。原来划归甘肃临洮府的贵德厅,后来改为县,隶属西宁府(1738年改隶西宁府)。1744年设巴燕戎抚番厅(今化隆),1762年设循化厅,1829年设丹噶尔厅,都属西宁府统辖。

   在实行府、厅、县行政管理的同时,又推行土司制度,由府、厅、县节制。

   土司由原土官演变而成,有一定的行政建制。一般在土司之下,设千总二人(即领兵千总、护印千总);千总之下设把总二人(即军事把总、掌家把总)等。土司制度是政府授官,子孙袭职,统治当地人民的一种政治制度。

   由此可见,清朝时的青海行政建制,分为两部分:一是东部西宁府辖地;二是青海西部办事大臣辖区。而行政管理以西宁为中心,辐射全省,为后来青海建省奠定了基础。

   青海人民的反清斗争  青海是多民族、多宗教的地区,民族矛盾、教派纠纷时有发生。因得不到官府的正确解决,再加上民族压迫和剥削,青海人民不断掀起反清斗争。

   自16世纪大批蒙古各部移牧青海湖沿岸地区后,藏族被迫迁到黄河以南放牧。清朝初期,政府规定蒙藏牧地以黄河为界,禁止互相逾界。起初,地广人稀,尚可相容。后来随人口增加,南岸牧地显得狭小。于是,藏族部众时常越河放牧,逐渐产生纠纷,后来两族矛盾激化。清政府处理民族矛盾时,偏袒蒙古族,引起藏族不满,遂进行武装反抗。

  经过藏族部众的斗争,1850年,清政府重划两族放牧地界,黄河北岸和青海湖沿岸地区,准许藏族放牧,核定地界,规定不得相互侵犯。至此,历时百余年的南迁藏族,要求还牧黄河北岸的斗争,以清政府被迫承认藏族的要求而告结束。

  18世纪中叶,伊斯兰教在循化地区传播过程中,形成了以马明心、苏四十三为首的新教,和以马来迟为首的老教。随着新教的发展,新、老教发生矛盾,后来发展到械斗、仇杀。而清政府在处理案件时,采取纵容的态度,激起新教群众不满。1780年,苏四十三等率新教民众,杀当地官员,掀起反清起义。第二年,攻取河州,包围兰州城,清政府急忙调大军救援兰州。起义军终以寡不敌众,被迫撤围,最后被残酷镇压。

   咸丰、同治年间,在太平天国运动影响下,马尕三于1860年率今循化、化隆等地的撒拉族,以及今民和、乐都的回族群众,联合掀起反清起义。1861年和1867年,清政府先后派陕甘总督沈兆霖、钦差大臣兼陕西总督左宗棠,率军进行镇压。清政府采取招抚和镇压等软硬手法,使起义队伍内部发生分裂,大部分投降,最后起义失败。

   1911年,武昌起义消息传到青海后,乔寿山、任得慧等秘密联络驻西宁的新军,准备在12月5日庙会,聚众起事。计划先攻取西宁西川,然后与新军里应外合,攻取西宁城。由于起义消息泄露,乔寿山冒死逃脱,任得慧等25人被捕杀,反清起义宣告失败。

   这些斗争虽然都失败了,但都程度不同地打击了清朝在青海的统治。

责编:焦旭中国广播网

相关新闻

精彩图片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