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车时刻表    航班时刻表    日期:
打印本搞
推荐给朋友

您所在的位置 >> 三江源文化
藏传佛教在三江源的传播

中广网 青海分网 09-26


    

   藏传佛教,俗称喇嘛教,是我国佛教的一个支派,在吐蕃赞普松赞干布时期传入西藏,逐步兴盛。并于赞普郎达玛时期由于佛本之争而陷于低潮。公元10世纪后,佛教在藏区后弘兴盛,各教派渐次形成,各踞一方。依次兴起的有宁玛派、萨迦振、噶当派、噶举派、觉囊派、格鲁派等。
   公元10世纪末期,由于西藏新兴贵族的支持,后弘期藏传佛教逐步兴起,并获得了空前的发展,逐步传入三江源地区;再加上三江源地区的玉树、果洛曾经是土蕃郎达玛灭佛时期佛教僧徒避难的理想所在,并有不少的僧人活动在此,故到公元12世纪以后,藏传佛教在三江源地区如星星之火逐步兴盛,各教派渐次兴起。其中较早的有宁玛派、觉囊派、噶当派、噶举派、萨迦派,后来则有格鲁派。于是大批僧人活动在这里,众多寺院出现于此,众多古迹及传说留于后世。
   以玉树地区来说,最早传入玉树的是宁玛派,大约在公元12世纪中后期传入。由于宁玛派领袖人物是一代接一代的传承,因而宁玛派传人后,一直是分散发展的,没能形成一个中心发展地区,同时还由于宁玛派和中央政府的关系没有其他教派那样密切,故而未能使宁玛派形成一个稳定的寺院集团。尽管如此,17世纪玉树地区仍然建起了一些宁玛派寺院。根据周希武《玉树调查记》及蒲文成《甘青藏传佛教寺院》记载。五树地区有宁玛派寺院30所(大部分建立于17世纪),其中有宗达寺、热拉寺等,且大部分为佐钦寺的支寺。但在格鲁派兴起后,不少宁玛派寺院改宗格鲁派。
   第二个传人玉树地区的教派是噶当派,所谓“噶”即是佛语的意思,所谓“当”即是教诫、教授的意思。
   第三个传人玉树地区的藏传佛教教派是萨迦派。萨迦派由萨迦昆·贡却杰布等创立并发展,且由于其寺院的围墙涂有红、白、蓝三色条纹缘故,故又俗称花教。元朝初期,由于中央政府对藏族统治的需要,萨迦派首领、忽必烈的帝师八思巴主政宣政院,因而元朝时期萨迦派势力大增,在三江源地区广为传播。并由于八思巴曾在往返西藏和中央途中途经玉树地区活动并传教,于是,在三江源地区建起了一大批萨迦派寺院,萨迦派曾经辉煌一时。
   建在玉树地区,并留于后世的萨迦派寺院有结古寺、尕藏寺、塞甫寺、土登寺、赛达寺等,其中玉树县的结古寺是规模最大、最具影响力的萨迦派寺院。当然,萨迦派是由于元朝中央的扶持而兴盛起来的,因而在元朝灭亡之后,萨迦派的辉煌便不如以往。
   噶举派是接着萨迦派而传入玉树的。噶举顾名思义,这是一个注重口传的教派,它创始于ll世纪,一开始便分为香巴噶举和塔布噶举,在后来的发展中,塔布噶举逐步成为主流,势力逐渐转盛,形成过若干以寺院为中心的统治集团。在12世纪后期13世纪初噶举派传入玉树地区,并渐次转盛。根据周希武《玉树调查记》记载,民国时期,玉树有噶举派寺院51座;根据蒲文成《甘青藏传佛教寺院》记载:解放前噶举派寺院有70余座。
   值得我们注意的是,噶举派是藏传佛教中第一个采用活佛转世的派别,这种转世制度的出现影响了格鲁派等其它教派的活佛转世制度。
   到解放前,玉树地区的塔布噶举中又以噶玛噶举黑帽系势力较强,影响最大。
   建在玉树地区的噶举派寺院有历史悠久的叶巴噶举派达那寺,也有玉树境内最大的噶举派寺院当卡寺。
   格鲁派是最后一个传入三江源地区的藏传佛教支派。格鲁派兴起于15世纪,由宗喀巴创立,与其他教派不同,它是在其他教派充分发展的基础上经过改革才出现的,因而教派建立后其势力迅速发展,很快取代其他教派的地位,成为藏传佛教中势力最强、影响力最强的教派。在格鲁派势力不断发展的过程中,其他教派纷纷改宗格鲁派,如今玉树地区的龙喜寺,初奉本教,后宗直贡噶举,18世纪后改宗格鲁派,成为玉树地区18个规模较大的格鲁派寺院中最大的寺院。
   以果洛地区而言,藏传佛教传入相对较晚,根据《安多政教史》记载,藏传佛教传入果洛地区是在15世纪,最早的也是宁玛派,其最古一座寺院由朱拉加之后代修建。而且关于宁玛派寺院的修筑,还有一段传说。根据邢海宁《果洛藏族社会》中说:“最早传入的是宁玛派。据藏文史料介绍,公元14世纪末,朱拉加本从藏古科隆哇率领部属迁往多柯一带居住时,仅在玛尔地方的科科乌苏山上修建了一座祭祀玛嘉邦拉(阿尼玛卿)山神的神庙和一座本教神祠。尽管朱拉加本人兼修本佛二教,但在当时,他们移居的整个地区没有佛教寺院,而那些先于他们居住在那一地区的年、喀、哇三部的人们,也只有祈奉年宝叶什则等山神的传统。朱氏家族经历了三代以后,到了帕合太这一辈。帕合太有四个儿子,他送三儿子索南加到德格的宁玛派寺院——噶陀寺学经。索南加返回家乡后,被称为“果洛喇嘛却本”。公元1493年(藏历第八饶迥水牛年),索南加在玛尔的阿琼岗创建了一座弘扬噶陀寺理论体系的寺院,命名为扎噶尔郭贡寺,即果洛地区第一座藏传佛教宁玛派寺院。
   果洛地区宁玛派的寺院,除了噶陀巴系统外,还有白玉系统、佐庆系统寺院。白玉系统的寺院有1882年噶玛吉美的转世拉珠·白玛噶尔旺丹主持创建的白玉达日塘的多欧夏主却林;佐庆系统始于公元1685年(藏历第十一饶迥木牛年)佐庆·白玛仁增在德格地区创建的佐庆寺,该寺后来成为宁玛派在康区的著名寺院,声望堰故甘青地区。在果洛有多知钦寺、多吉宗寺等佐庆系统寺院。
   噶举派是第二个传入果洛的藏传佛教教派,噶玛噶举派教法在果洛地区的弘传,首推噶玛噶举黑帽系的第十世活佛却英多杰。据《果洛简史》记载,他于公元1604年生于果洛,其所处的年代正是噶玛噶举与格鲁派进行权势角逐的时期,两派各自都以蒙古族军事力量作后盾,最后以黄教寺院集团的胜利告终。却英多杰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展开他的活动的。公元1632年他在果洛创建了一座噶玛噶举派寺院,名为居代寺,作为西藏粗朴寺的支寺,由历世噶玛巴予以护持。
   除上述教派外觉囊派是果洛兴起的一个教派。藏传佛教觉囊派理论体系传自域摩·弥觉多吉,并由于其弟子贡帮特结尊哲在拉孜东北建立了觉囊寺,这一教派因此而得名。觉囊派最先在卫藏地区传播,接着在安多、康区发展,形成了夏日赞塘等许多寺院。
   关于觉囊派传入果洛地区的渊源,有—段这样的传说:公元17世纪,阿什姜本的丹增达杰等人师承噶陀寺智美向姜等学习经论,学业完成,其师兄弟们均得到了净瓶、班霞帽及全套法器,成了喇嘛,而丹增达杰只得到一柄腰刀和一件黑色氆氇袍,显然遭到了冷遇。后来,丹增达杰便起了把宗派传承从噶陀巴改为其他派系的念头。这时,恰好与从西藏返回壤塘途中觉囊派藏哇喇嘛桑格隆巴阿旺成列的文保兼代表阿旺丹增南杰不期而遇,于时,丹增达杰便将阿旺丹增请到扎噶尔郭贡寺,将其改宗为觉囊派,寺院的名字也遂之改为多欧夏主林。扎噶尔郭贡寺改宗后不久,便将寺院迁移到亚日堂。并以此地为中心,大力弘传觉囊派教法。这以后,阿什姜三部地方,先后出现了一批觉囊派寺院。
   格鲁派是藏传佛教传入果洛地区最晚的一个教派。据说,在阿什姜康干头人索南诺日吾父子执政时,阿木去乎加沃到康干部落,创建了龙格寺桑主德登林。公元1831年,阿什姜康赛仓的头人索南丹巴前往卫藏,朝拜第七世班禅额尔德尼罗桑丹贝尼玛,请求班禅在果洛地方弘扬格鲁派教法,鉴于其请求恳切,班禅派噶钦等五人前往果洛,并颁赐了一封公文给索南丹巴。这是果洛地区的部落头人首次与格鲁派教主直接联系。由于有了这次接触,格鲁派便在果洛地区传播开来。据《安多政教史》记载,公元1842年,阿什姜头人阿旺丹巴、阿木去乎喇嘛乔丹必坚参创建贡赛尔桑珠德登林寺,这是果洛地区的第一座格鲁派寺院。后来,寺院搬迁到久治县,即今天的龙格寺。格鲁派虽在果洛地区得到了弘传,但相对而言,在解放前的果洛地区藏传佛教各派中以宁玛派为最盛。
                                                                                                                                             (石德生撰稿)
 





来源:SRC-157  责编:钟超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