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车时刻表    航班时刻表    日期:
打印本搞
推荐给朋友

您所在的位置 >> 三江源文化
澜沧江的源头叫什么

中广网 青海分网 11-10


    

    澜沧江是著名的国际河流,东南亚第一巨川,亚洲第六大河,源于青海,经西藏、云南出国境,以下称湄公河,南流经柬埔寨于越南的南部注入南海,全程长4 500公里,中国境内河长1 612公里,上游位于青海省的南部和西藏自治区的东北部。干流在右岸支流昂曲(解曲)汇口以上称扎曲,又作杂曲,系藏语音译,意为“从山岩中流出的河”。源头在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杂多县西北,唐古拉山北麓的查加日玛西面4公里的高地,源头以下1.5公里处始有常流泉水。杂多县城以上流域称为江源区,总面积有1.05万平方公里,澜沧江干流在江源区分三段:自河源至陇冒曲汇口名加果空桑贡玛曲,长30.4公里,汇口海拔4 662米,河面宽约30米;陇冒曲汇口以下至扎阿曲汇口(尕纳松多)名扎那曲,长62公里,汇口海拔4 360米,河面宽约30米;尕纳松多以下称为扎曲,到杂多县城,长106.9公里,河床海拔4 055米,河面宽约100米。河源至杂多县城,干流总长199.3公里,流域面积10 505平方公里。
    澜沧江流域由于地处偏僻,交通条件差,其流域的文化内含也无法与黄河、长江相比,在黄河、长江不断得到开发、利用的时候,澜沧江却静静地躺在那里等待着有识之士,前来认识它、开发它。民国初年,周希武等人来到澜沧江进行考察,为后人留下了极为宝贵的资料。

    民国3年(1914年)甘肃天水人周希武,作为甘肃勘界大员周务学的随员,与洮阳人牛载坤合作在玉树进行了较长时间的考察。在考察期间,牛载坤“冲寒冒险”,遍历澜沧江及通天河中下游一带,进行测量,制成我国第一张用新法绘制的玉树地区简图,而周希武“访问长老,参考图志”,深入考察玉树地区的山川风俗,形势要隘,疾苦利病,井参考旧时档案,以类排比,写出了《玉树调查记》。《玉树调查记》较为详细地记载了澜沧江的源头及周围水流情况。
    “澜沧江上流有二源:北曰杂曲河,南曰邪穆曲河。
    杂曲河发源格吉西北境果瓦那[拉]沙拉山麓,有南北二源:南源曰杂那云,北源曰杂朵云。二水东流,至扎西拉贺寺之西相合,名杂尕拉松多。番人谓两水交曰松多。杂尕拉水东南流,至阿杂松多,阿云水自西南来入之,阿云水出中坝当拉岭之东麓,二源并发合流,东北注至阿苏松多,苏旺云水自西来入之;阿云水又东北流,至阿杂松多与杂尕拉水相会,是为杂曲河。”

    以上仅是周希武对澜沧江上源记载的一部分,可以看出周希武对澜沧江上游水系是作了较为详细的调查的。“这为后人留下了较早和较为宝贵的资料。自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之后,随着经济建设的需要,人们对澜沧江源头的考察也更加科学,更加详细。特别是近些年来,澜沧江源头地区的自然风光和多姿多彩的动植物资源,更引起世人的瞩目,反映澜沧江源头的文章也日渐增多。刘庆海撰写的《澜沧江源头探奇》一文将澜沧江源头的美丽尽展现在读者的面前。
    澜沧江东源头区,地形独特,自然景观也非同一般。由扎那日根山放眼望去,是一片一望无际的大草原,绿茵茵,平展展,藏民称之为“杂那荣”草原,它属高山草甸草场,草场上盛开着各种奇花异草,有的亭亭玉立,随风飘舞,有的争芳斗艳,故弄风骚;有的含苞欲放,饱蘸雨露。草原四周环绕着陡峭嶙峋、怪石突兀的群山,而澜沧江不竭的源头以巨冰筑成的扎那日根山就坐落在这里。从山脚潺潺不断倾泻的小溪则是澜沧江的始源。
    位于杂纳荣草原西南部,坐落着30多个面积在1 000平方米左右的高原湖泊,它们似星罗棋布,又似绿色大地毯上镶嵌着的颗颗明珠,点缀着美丽的大草原,人们称它群果扎西,又叫“水族馆”,意为“吉祥的水源”。这些高原小湖泊深浅不一,有的深不见底,有的浅不盈尺,或深浊如泥,湖泊内多长水草,繁殖藻类。在湖泊的间隙处,从扎纳日根山泻下来的泉溪顺自然形成的小沟小壑而淌,犹游龙南来北往,迂回曲折,纵横交错,相互分流,又相互汇合,终于汇成了一条日夜兼程,奔流不息的河——亚洲第六大河、东南亚第一巨川、著名的国际河流——湄公河。因此,称群果扎西为澜沧江之母并不过分,这里不仅蕴育了著名的国际河流,也哺育了成千上万的珍禽异兽,最惹人注目的当是优雅美丽的的天鹅、婀娜多姿的黑颈鹤、翱翔自如的斑头雁等。据统计,栖息在这里的珍禽鸟类达二十多种,简直就是鸟的王国。此外,还有 各种高原鱼类,栖息在湖泊之中,除了高原特有的湟鱼、黑鱼、大嘴鱼(俗称花鱼)之外,也有小鳞红尾鲤鱼。大鱼并不多见,一般都是一斤左右。然而,使人难以理解的是;在海拔这样高的地区,在这比平原少二分之一氧气的高原上,竟有蓝色、红色以及白色的小金鱼存在。这种金鱼形状迥异,一般为双尾或单尾,三尾的就很难见到,但比起内地市场出售的金鱼来,一点都不逊色。另外,这儿的每个湖里都生长着大量的海藻植物,这大概是青藏高原曾是一片汪洋的证据之一吧,也可能是海洋遗传下来的一种特殊生态现象。究竟如何,有待科学工作者去探索,以解开这个生态之谜。
    在群果扎西滩的西部有座山,山洞深不可测。传说曾有个藏族探险者拿着一团足有三斤重的毛线往里边放,线放完了还是未到底。有人说它有二十五公里长,到藏青交界处的锡卡山而止;有人说它有八百里长,直通西藏。不过在洞口,一年四季都可以听到里面有风呼啸,看来此洞肯定另有一口。洞里干燥寒冷,没有障碍,牧人们叫它“天然隧道”。也许不远的将来,洞中说不定会暴出轰动性的新闻呢。

    顺群果扎西流出的曲曲折折的杂曲河而下,来到杂多县境,在一个缓缓的山腰间,有一个约五百平方米的小湖,远望,水天一色,像是支撑天地间的大柱子,稍近,水面高出地表,随时都可能“溢”出来。正是这个原因,谁也不敢向湖边靠近一步,牧民们视为“神水”。然而自从有记载以来,尽管夏季山巅冰雪消融,暴雨肆虐,山泉源源不断地向湖中倾注,但它从未泛滥成灾,祸患人民。这真是大自然的又一奇妙的景观。
    群果扎西,吉祥的水头,奇异的自然景色,优美的民间传说,使澜沧江源头更加神奇,令人向往。


                                                                                                                                           (陈新海撰稿)

    ①  有关资料均出自青海省地方志编纂委员会《长江黄河澜沧江源志》,黄河水利出版社,2000年8月。





来源:  责编:钟超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