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车时刻表    航班时刻表    日期:
打印本搞
推荐给朋友

您所在的位置 >> 走进三江源
山羊群走近大江源

中广网 青海分网 09-26


    

    说起三江源草原上的家畜,人们便自然会想到兢兢业业的牦牛,善良温顺的绵羊。其实,这里还有数量可观的山羊——一个吃草连草根都要刨光的家伙。
    从我们最初走进玉树草原的那一天起,便时常能在日渐稀疏的草原上见到山羊的身影。2000年8月17日,在离结古镇还有80公里的歇武山上,我们见到了进入玉树后的第一群山羊,约有一百多只,在歇武山坡的低矮灌木丛里啃食着什么。歇武山口的214国道边上,有一块水泥砌就的石碑,上面刻着“长江防护林工程封山育林区”的字样。歇武山下便是通天河谷,长江从这里迤逦东去。江边的通天河大桥桥头屹立的是刚刚立起的“三江源自然保护区”纪念碑。紧接着,我们在经过结古镇东的杂美沟的几个半农半牧村时,又见到了两三群暮归的山羊群。在整个通天河谷一带乃至玉树、称多及囊谦等玉树州东部的三个半农半牧县里,群众都有饲养山羊的传统。

    西部的  曲麻莱、治多、杂多三个纯牧业县也有相对少量的山羊。
    生活在地广人稀、高寒严酷的自然环境里,牧民以牛羊为生命,以日月风雪为伴侣,与自然万物毗邻而居。游牧生活的相对封闭,自成体系,使牧民的感情就系结在牛羊身上,牛犊羊羔自落地之日起便成为家庭的成员,牧民也许说不清自家有多少牛羊,但若是数百只牛羊中哪只丢了马上就会知道。
    但在诸家畜当中,牧民最瞧不起的就是山羊了。嫌它们长得不好看,又调皮捣蛋,肉不太好吃,皮子也不太好用。牧民说,山羊这东西坏得很,草场差的时候,它能用蹄子把草根刨出来吃掉。牧民放山羊最累,因为它们喜奔跑,不管道路多么难走,即使是悬崖峭壁,只要有草有树,山羊照样能爬上去啃食。最讨厌的是,稍不留神它就溜进帐房里偷东西吃。而且如果与山羊眼睛对视一下,总会发觉它的眼睛有点贼溜溜的。
    有经验的牧民说,一只山羊对草场的破坏相当于20只绵羊对草场的危害。牧民形容山羊是“一把刀子和四把小镐”,所过之处往往是寸草难生。山羊啃食青草的速度极快,很少抬头,一路走一路吃,来回扫荡,草场好,它们沿着地皮吃,草场差时,就连草根一起吃掉。
    令人感到惊异的是,在江源的索加地区,居然也有为数不少的山羊。据索加乡党委副书记卓依介绍,索加乡现有山羊7 373只,人均达到两只。县上提倡继续增加山羊的饲养量。这是因为近十年来生态环境日益恶化,草场退化日益严重,加上雪灾造成的重大损失,全乡牲畜存栏数从过去的26万头只锐减至如今的8万多头只。加之索加乡这种偏远、闭塞的现状,若要切实增加牧民的收入,也只有在饲养山羊等方面想一些办法。
    因为山羊对于牧民生活很重要。牧民有句俗话:“富人靠山羊积攒财富,穷人靠山羊对付日子”。山羊挤奶最早,产羔的当天就可以挤,一直拼到秋冬季牲畜出栏前的配种季节。
    更为重要的是,山羊身上的羊绒素有“软黄金”之称,有较高的经济价值。是我国牧区群众脱贫致富的主要来源之一。一般的山羊绒每公斤市场价为200多元,而绵羊和其它品种的羊毛每公斤价格一般只有几元钱。目前,我国的山羊绒产量占世界总产量的一半以上,绒出口是我国的主要创汇产业之一。
    在省内,海西、海北、海南等地的许多干旱草原上,当地政府也把饲养山羊作为增加牧民收入的一个重要手段。一只山羊的产绒量,多的可达一市斤多,少的也有二三两,也就是说饲养三四只山羊才能生产一公斤羊绒,挣到200多元钱。
    而在把饲养山羊作为增加牧民收入的手段之时,否也考虑过,为了生产这200多元钱的羊绒,我们需要牺牲多少亩可利用草场?200多元人民币能买下哪怕是一亩青草地吗?200元人民币能买回山羊毁坏绿草地所带来的严重后果吗?
    况且这些地区的干旱牧区本来降水就少,气候干燥,风大沙多,植被稀疏而且脆弱。如果再无节制地发展山羊数量,沙漠化将被进一步加剧。
    如今,三江源草原的山羊也正在用它们的“一把刀子和四把小镐”加速破坏着这里本来就脆弱的生态环境。
    澳大利亚曾经是世界上最大的羊绒出口国,当澳大利亚人意识到山羊是草原的最大破坏者之后,他们杀掉了山羊,宁肯不要这块丰厚的收入,也要负责地为子孙后代留下水草肥美的草原。这是一种科学的态度和作法。
    当然,山羊是无辜的。真正的罪责在人,是饲养山羊的人,尤其是把无节制地饲羊山羊作为增加收入的有效手段的人。目前三江源地区的山羊数量还不是很多,如果采取控制措施还完全来得及。
(洛桑撰稿)





来源:SRC-157  责编:钟超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