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首页 > 文物 > 正文

铜 器:最大最早背面铸有花纹的青铜镜出土于青海齐家文化墓葬
2003-11-05 19:53   来源:SRC-157    打印本页 关闭
    

铜器最大最早背面铸有花纹的青铜镜出土于青海齐家文化墓葬

   铜加锡的合金称青铜,具有硬度大、熔点低的优点。青铜器的出现极大地提高了社会生产力的发展,促进了人类社会前进的步伐。在青铜时代以后的历史时期里,由于在铜中加入的铅、锡比例不同,出现了黄铜、白铜器,这就是一般意义的铜器。

 青海出土的铜质生产工具有斧、刀、镞、戈、钺等。这些器类大多出土于规模较大的男性墓葬中,说明男子负有生产和保卫氏族部落的职责,还表明他们中的部分人生前属于氏族显贵一类。铜镜多出现在女性墓葬中。值得一提的是,迄今为止,。几枚官印对古代职 宫、历史地理和民族融合都具有重要研究价值。鎏金铜佛像、铜鼎、铜壶则是藏传佛教名刹瞿昙寺昔日辉煌的实物见证。

铜矛

   刃阔叶状,叶尖浑圆,叶中部两面有高1.5厘米的脊梁,脊两侧成片形翼。矛銎较长,登上单矛处有三圈箍,銎较宽,銎两侧均有脊。銎与刃部接交处有一刺钩,作钩曲状,銎内留有柲的残迹。长61.5厘米,宽19厘米。西宁市城北区马坊乡小桥大队沈那遗址探方出土。属青铜时代齐家文化。

七角星几何纹铜镜

   圆形,半球形圆纽。直径8.9厘米,厚0.3厘米。镜边缘有两个梨形小孔,可能是纽残后钻孔系绳穿挂之用。镜背面纽区有一周凸弦纹,内区有不太规则的七角星,各角外填充斜线纹。海南藏族自治州贵南县尕马台墓地25号基出土。属青铜时代齐家文化。

铜钺

   钺身呈半椭圆形,銎呈圆筒形,上粗下细。长16厘米,宽8厘米。钺身接近銎处有七孔,孔周缘和一侧有一凸起的棱通向刃部,銎身有三个长方形孔用以固柲。湟中县李家山乡下西河村潘家梁墓地117号墓出土。属青铜时代卡约文化。

七孔铜钺

   长方形体。长28厘米,宽6.3厘米。刃部呈弧状,两头弯曲上翘,自然形成孔状。锁上有7个圆孔,背部有4个小长方形孔,钺内窄短。循化撤拉族自治县街子乡阿哈特拉山墓地12号墓出土。属青铜时代卡约文化。

铜鬲

   侈唇口,平窄缘,束颈,深腹,分档,袋状锥形足。口沿置一对半圆形立耳。口径11.8厘米,耳内径1.7厘米,双耳高2.1厘米、通高15.4厘米,颈部饰三道凸弦纹,分裆处饰双线“人”字纹。西宁市大堡子乡鲍家寨西山根出土。属青铜时代卡约文化。

鸠头杖饰

   圆銎形,圆眼,联珠饰,长嘴,嘴托一犬,头托一母牛,牛下一小牛。犬张时,面向母牛,作吠状。牛纵肩拱腰作与犬决斗状。通高12厘米。湟源县大华乡中庄墓地87号墓出土。属青铜时代卡约文化。

三角青铜戈

   三角形援,近似等腰三角形,长13厘米。援中脊呈条状突起,刃部呈弧形,前锋钝圆,援末端两侧有对称穿,内宽阔,正中有一条形穿。大通回族土族自治县上孙家寨墓地出土。属青铜时代卡约文化。

铜斧

   斧体长方形,与长管状銎相连。銎孔呈椭圆形。斧刃略呈弧形,斧身中部西侧均有一棱脊与圆孔相接。长11厘米,柄宽7.8厘米,刃宽5.3厘米。湟中县李家山乡潘家梁墓地出土。属青铜时代卡约文化。

铜狗饰

   呈站立状,昂头,目视前方,尾部下垂。通高2.8厘米,长5.2厘米。大通回族土族自治县上孙家寨墓地出土。属青铜时代卡约文化。

铜斧

   斧体长方形,与长管状銎相连。长10厘米,宽6.5厘米,銎呈椭圆形,附有一个小长方形的口,斧身有四条凹凸脊槽,刃部锋利。湟中县申中乡申中村出土。属青铜时代卡约文化。

铜刀

   呈窄长形。长16.7厘米。刀刃部略呈弧形,前端尖而上翘,柄部两侧有凹槽及一穿。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都兰县诺木洪塔里他里哈遗址出土。属青铜时代诺木洪文化。

铜斧

   呈长方形。长15厘米,宽4.5厘米。斧身饰有三角形与乳钉形状纹样。顶端有銎,銎内留有残木柄痕。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都兰县诺木洪塔里他里哈遗址出土。属青铜时代诺木洪文化。

带柄铜刀

   呈窄长形。长16.5厘米。刀刃部略呈凹弧形,背部呈弧形,柄部两侧有一凹槽及一穿。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都兰县诺木洪塔里他里哈遗址出土。属青铜时代诺木洪文化。

铜簋

   弇口,鼓腹,双耳甚大,龙首耳,耳有垂珥,圈足,下置三个龙形卷曲附足。通高18.5厘米,口径20.6厘米、底径28.5厘米。颈部平雕云纹,圈足平雕瓦纹,腹部为六道凸突的弦纹。器腹内底部刻有铭文4行23字“史或乍朕皇考,商中王女季忤,宝尊城其万年,子孙永宝用”。湟中县拉沙乡尕加村征集。属西周礼器中重要的器皿之一。

铜斧

   斧体长方形,与管状銎相连。长17.7厘米,宽5厘米。銎呈椭圆形,刃部弧形,两端翘出。民和回族土族自治县新民乡征集。属西周。

铜牌饰

   模铸而成。长7.5厘米,宽5.2厘米。图案别有特色,为一匹蜷腿跪卧的大马,背部驮着一匹直立的小马,腹部都有一副马镫,身部饰“太阳”纹和“X”形纹,大马背部连珠纹。造型优美,引人入胜。互助土族自治县丹麻乡泽林村出土。属汉代。

督邮印

   印面呈正方形,桥纽。边长2.4厘米,通高2厘米。印面阴刻篆文七字:“陇西中部督邮印”。民和回族土族自治县中川乡清泉王家村东汉墓出土。

铜俑

   盘着发髻,拱手站立,身穿长褂。通高22.5厘米。大通回族土族自治县出土。属汉代。

龙虎镜

   圆纽座。直径8.9厘米,边厚0.35厘米。纽座外饰浮雕蟠龙虎纹。有浅浮雕、深浮雕两种。有一周铭文带:“尚方作镜真大好巧工刻之成文章浮云连四方交龙白虎居中央子孙”。其外饰锯齿和小波浪纹。大通回族土族自治县后子河乡上孙家寨汉墓出土。

规矩镜

   圆纽,柿蒂形座。直径11.5厘米,边厚0.4厘米,座外有方格框,四面各自中部向外伸出“T”形符号与连接外区圆周之间的“L”形符号相对,位于外区圆周上的4个“V”形符号则与方格四角的尖端相对,二者之间饰乳钉。在被“T ”、 “L”及“V”形符号分划出的四等行分中刻画出青龙、白虎。图像外圈为一周均匀的短浅条纹,边缘较宽。大通回族土族自治县上孙家寨汉墓出土。

昭明镜

   圆纽座。直径8.3厘米,边厚0.4厘米。座外绕内向连弧纹,外区为铭文带。铭文字体方正,铭文为“内清以昭明光象夫日月心不泄”, 铭文间隔用“而 ”字。外圈为一层均匀的短线条纹。大通回族土族自治县后子河乡上孙家寨汉墓出土。

日光镜

   圆纽座。直径6.4厘米,边厚0.3厘米。座外饰内向连弧纹,外区为铭文带,铭文为“见日之光长不相忘”,铭文间以“*”形符号相隔。外圈为一层均匀的短线条纹,缘部较宽。大通回族土族自治县后子河乡上孙家寨汉墓出土。

四乳四螭镜

   圆纽座。直径8厘米,边厚0.5厘米。座外饰囚乳作圆珠状,四螭腹背亦缀禽鸟。外圈为一周均匀的短线条纹,缘部较宽。大通回族土族自治县后子河乡上孙家寨汉墓出土。

四幅形座连弧纹镜

   圆纽,四幅形座。直径9.4厘米,边厚0.2厘米。座外为内向连弧纹,四蝠间书铭文,铭文四字为“如”。素面三角缘。大通县回族土族自治县后子河乡上孙家寨汉墓出土。

变形兽首镜

   圆纽座。直径8.3厘米,边厚0.2厘米。座外四叶内角的铭文为“位至三公“四个字。变形的蝙蝠叶向外呈放射状,占据镜背中心位置,并将内区分成四区。四区内配置兽首,外为内向    连弧纹及一周重叠的云纹、三角缘。平安县东村汉墓出土。

四乳八鸟镜

   圆纽座。直径9厘米,边厚0.4厘米。座外两条弦线间饰锯齿纹一周。再外有四乳,乳间各有一对小鸟,八鸟两两相对而立,鸟上饰单线云纹。其外再饰细齿纹一周。镜面微鼓,平缘宽边,边略高起,外缘略呈斜坡形。青海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征集。属西汉末年。

汉匈奴归义亲汉长印

   印面呈正方形。边长2.3厘米,驼纽,通高3厘米。白文篆刻“汉匈奴归义亲汉长”8字。大通县后子河乡上孙家寨墓地乙区1号墓出土。属东汉时期。

陇西中部都邮印

   桥形纽。通高1.5厘米。印面呈正方形,边长2.4厘米,白文篆刻“陇西中部都邮印”7字。文作4行,印字单列。民和回族土族自治县中川乡清泉村汉墓出土。属东汉时期。

铜印

   龟纽,印面呈正方形。边长2.3厘米,通高1.1厘米,白文篆刻“凌江将军章”5字。印匣近似半球形, 底径4.3厘米。角质黑色,周腹刻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神图形,顶部刻有龙虎图形。下部一周有17个未穿透的孔,原镶有绿松石,腹部对穿双孔,顶部有6个呈“梅花状”分布的未穿透的孔,原亦镶有绿松石。印匣腹内按铜印的形状雕空,以盛印章。空心部分底边呈正方形,边长2.5厘米。放置龟首部位呈一斜向通洞与外壁相通。西宁市砖瓦厂残墓出土。属魏晋时期。

通津堡道路巡检之记印

   直纽。通高5厘米。印座呈正方形,边长4.8厘米,厚1.7厘米,重510克。印纽柱状,高3.3厘米,阳文篆书“通津堡道路巡检之记”9字。印纽两侧分别镌刻“内少府监造”和“正隆五年六月”字样,为金代官印。大通回族土族自治县窎沟乡花科村出土。县文管所收藏。

谨封印

   蛇形纽,印面呈正方形。边长2厘米。阳文篆刻“谨封”2字。都兰县热水乡热水残墓中出土。该印为唐代前期邮驿传递专用印章。

西宁土宫指挥使印

   直纽。通高11.5厘米。印面呈正方形,边长8.3厘米,阳文九叠篆书“西宁土官指挥使印”8字,印背直纽两侧分别镌有“道光五年九月日”和“道字五百九十七号”字样。青海省博物馆征集收藏。

必里卫中千户所印

   直纽。通高11厘米。印面呈正方形,边长7.8厘米,重1600克。阳文九叠篆刻“必里卫中千户所之印”9字。印背直纽两侧分别镌刻“礼部造,永乐四年二月日”和“规字九十二号”字样,为明代宫印。贵德县文物管理所征集收藏。

铜龟(砚滴)

   龟形,作站立状。长15厘米,宽6.5厘米,通高5.5厘米。龟头前伸,双眼圆睁,嘴衔一件口径3.3厘米,底径1.7厘米,通高1.2厘米的小铜碗。小碗唇口,浅腹,平底。龟背鳞甲刻痕清晰,边缘均呈花瓣状。有条长蛇伏卧龟背顶部,蛇头前伸,蛇身花纹呈点状。龟背中央有一直径1.3厘米,高1厘米的筒状孔直通龟腹,龟腹空腔。互助土族自治县高寨乡东村汉墓出土。

蛇形带钩

    蛇形。以蛇头作钩,形体幼小,颈部内收光滑,体部呈弧形状微宽,并铸有几条棱脊。纽为盘曲的三条蛇,形象生动,其中一条已残,带钩背部有铭文,铸造年月及钱形印迹。征集属魏晋。

海兽葡萄镜

   兽纽。直径9.5厘米,厚0.4厘米。镜身厚实,镜面洁白如银。背面为浮雕式海兽葡萄纹,并以双线分为内外两区,内区饰两对瑞兽攀援于葡萄枝叶实间,形态逼真。外区饰葡萄蔓枝叶实,鸾凤相间,边缘饰流云纹。民和回族土族自治县古鄯镇出土。属唐代。

瑞兽铭文镜

   圆纽座。直径14.5厘米,厚1厘米。镜身厚实,镜面洁白如银。背面以双线高圈分为内外两区,内区正右为连珠纹钮座,有三对神态极为生动的浮雕狻猊(即狮子)相对立,边缘一周用三角锯齿纹分为上下两层。外区饰铭文一周,文曰:“团团宝镜,皎皎升台,鸾窥自舞,照日花开,临池似月,覩(睹)良娇来”。又外斜饰三线三角纹,内填充梅花圆点纹,下层饰锯齿纹,呈斜坡形。民和回族土族自治县古鄯镇出土。属唐代。

秘戏图铜镜

   圆纽,正方形。边长6.5厘米,厚2厘米。以纽为中心平分为4个方格,方格有4幅古代房中术图案。镜身比较厚实。大通回族土族自治县后子河乡上孙家寨出土。属宋代。

铜镜

   圆纽。直径13.3厘米,厚0.4厘米。座外饰以水波纹及浪花,水波纹中饰一座小桥,桥上站立一头老黄牛。圆纽。直径14.8厘米,厚0.3厘米。纽两边有腾飞盘绕的双龙,两龙头间有香炉一个,双龙身饰花纹不同,外区为云、花边。大通回族土族自治县出土。属宋代。

玉壶春铜瓶

   喇叭形口,长颈,圆腹下垂,圈足。通高32.5厘米,口径7.5厘米,底径9.3厘米。湟中县拦隆口乡上寺村遗址出土。属宋代(西夏)。

铜执壶

   盘形口,口沿饰鸡冠形绕口半圈,前为流,后作莲瓣状,长颈,鼓腹,圈足。通高32.5厘米,口径14厘米,底径11厘米。把手上与莲瓣衔接,下连腹部。腹部饰以小圆点组成波折纹。湟中县拦隆口乡上寺村遗址出土。属宋代(西夏)。

双龙镜

   圆纽。直径22.6厘米,厚0.5厘米。纽外有方框,方框内铸“至元四年”铭文。方框上下各一龙作飞腾戏珠状,空间配置花口纹。素宽缘,镜形体厚重。青海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征集。属元代。

鎏金铜佛像

   通高145厘米。袒胸束腰,下部着裙,露足立于莲花座上,头戴宝冠,全身饰以璎珞飘带,手持莲枝,面相端庄慈祥,莲座刻有“大明永乐年施”铭文。现存于乐都县瞿昙寺,属明代。

鎏金铜瓶

   盘口,深垂腹,圈足。通高79厘米,口径28.2厘米。颈部有一对云形复环耳,饰花朵纹。口沿正面有铭文“大明宣德年制”六字。背面为藏文对照。乐都县瞿昙寺藏品,属明代。

鎏金铜鼎

   盘口,直径,鼓腹,兽足。通高66.5厘米,口径37.5厘米。变形兽足,曲形肩耳。口沿略下处有铭文“永乐年施”6字。背面有藏文对照。乐都县瞿昙寺藏品。属明代。

铜香炉

   敞口,口部附有两半圆形的耳。深腹,三足。通高7.7厘米,口径13.7厘米,底径14.5厘米。湟中县征集。属明代。

双鱼镜

   圆纽。直径13.3厘米,边厚0.3厘米。镜背面高线圈内围绕镜纽两侧铸有头向相反的对称鱼纹。在其上方铸有“湖州祝家”4字铭文。西宁市砖瓦厂明墓出土。

骑羊护法神

   藏语叫“唐坚噶瓦那波”。头戴圆形笠帽,瞪眼张口,卷形胡须,呈嗔怒态。骑在曲角长鬃山羊身上,双臂左右展开做护法手印。这是藏传佛教特有的神祗。贵德县征集。属明代。

寿星骑鹿

   通高26.5厘米,宽26厘米。寿星骑一小鹿,小鹿口衔寿桃一枝。海南藏族自治州民族博物馆征集。属清代。


 

责编:焦旭中国广播网

相关新闻

精彩图片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