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首页 > 自然保护区 > 正文

聚焦三江源:玛多的忧伤
2004-02-09 10:31   来源:    打印本页 关闭
    

 

  根据史料记载,黄河从野马滩东北隅抹角而过,与横穿野马滩的江曲、热曲两条河结伴而行。巍巍的马尼峨勒山在黄河北面拔地而起,河水在山脚下婉蜒流淌。远处山水毗连的地方,便是人们津津乐道的野马滩美景。马尼峨勒山下,风光优美,尤其是初夏时节,牧草吐翠,野花绽开,群鸟飞翔,牛羊遍地。野驴野马,举目可见,比比皆是。点缀在山间的牛毛帐篷,青烟缭绕。藏族姑娘来
到河边,唇边衔只发卡,对镜梳妆;天真活泼的牧童仰卧草丛中,同那张牙舞爪的狗儿戏嬉。到处都是一幅幅自由自在的牧羊图,在旭日东升或夕阳西下之际,野马滩红霞似火,彩云满天,宛如一幅构图精美,色彩艳丽的绝妙画卷。

  笔者因工作之需,前往黄河乡搞调研。离开玛多县缄,沿214国道向玉树方向行走了二三十公里左右,从公路左侧拐向去黄河乡的路。这个地方就是前面描写的胜似仙境的野马滩,举目远眺,一望无垠的草原上不但见不到野马、黄羊之类的野生动物,就连牛羊也看不见一只。我问身边的老干部,这里是不是夏窝子?他说:“这里是冬窝子,因为草山退化、沙化严重,几乎寸草不生,牧民群众没办法放牧,就搬到其它草场上去了。”话还没有说完,遮天蔽地的黄沙似狂怒的雄狮,咆哮着包围了我们的汽车,方圆二三米之内看不清任何东西,司机赶紧刹车,停在了路上,约摸持续了五、六分钟,肆虐的黄沙带着地表的泥土、沙砾、黄草,一齐飞上了不远的山坡。汽车又在崎岖不平的山路上吭哧着,不情愿地上路了。经过飞扬的黄沙的侵扰,我仔细打量周围的草场,在一望无际的草滩上,只见一片一片的黑土滩和沙砾地,看不见泛黄的草场,偶尔在小河边、低洼潮湿的地方也只是一簇一簇叫不上名的高杆野草,似雨夜的星星,零零落落地俯着在地面上,艰难而不甘心地忍受着狂风的蹂躏。不远处孤伶的牧民定居房,似山神庙,无奈地守望着曾经辉煌过,养育了数万生灵的这片土地。

  另据记载,玛多共有4707个海子、湖泊,牧草丰美,牛羊肥壮,曾经是全国有名的富县,然而,最新统计资料显示,玛多现在只有2000余个湖泊,其它已永远消逝,不复存在了。草场的沙化,黑土滩仍以每年2.6%的速度急剧退化,生存环境越来越恶劣。由于缺水、雪线上升、草原过牧等因素的影响,玛多已成为全国有名的贫困县,人民群众的生产生活正一步步走向绝境。

  在北美阿拉斯加的茫茫荒野上,有一种老鼠。以植被为生,繁殖力极强。但当种群繁殖过盛以致对植被造成严重危害的时候,其中一部分成员的皮毛就会自动变成鲜亮耀眼的黄色,以吸引天敌捕食的目光;倘若天敌的捕食仍不足以尽快使鼠群减少到适当的数量,老鼠们便会成群结队地奔向山崖,相拥相携投海自尽。然而,我们人类曾为自己远离自然界的进化而荣耀,曾为自己成为这个星球上绽开的最灿烂、最美丽的精神花朵而自得,更为自己以理性的铁蹄征服自然而豪情万丈。人,作为一个地球生物圈链环的存在,究竟比生物界的其他生物高明多少?这实在是一个令我们回答起来气短的问题。在上述动物的行为面前,人类应该汗颜和愧怍。

  但愿随着三江源自然保护区的成立,禁牧育草工程开始实施,风光优美、群鸟飞翔、牛羊遍地的新玛多在不久的将来重新屹立在黄河源头。

责编:焦旭中国广播网

相关新闻

精彩图片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