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首页 > 自然保护区 > 正文

迷人的可可西里 壮歌行:藏羚羊大救赎
2005-11-15 15:55   来源:SRC-169    打印本页 关闭
    

    迷人的可可西里,最后的藏羚羊。

 

    人类一直自得于征服自然,但到了20世纪末,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我们在分享“征服”的“利益”时,也在酿造一个更大的苦果。

 

    “可可西里”是青藏高原的核心区,蒙古语为青色的山梁,也称为“美丽的少女”,平均海拔在5000米以上,是世界上面积最大,海拔最高的自然保护区之一,被誉为“世界第三极”,“生命的禁区”,是“野生动物的乐园”。

    栖息在可可西里的高原精灵藏羚羊,其一年一度英勇悲壮的集群千里大迁徙,至今仍是难解之谜。60年代,牧民和测绘队员进入可可西里时,满山遍野的野生动物“目不识人”;而今,这种曾像非洲草原一样壮阔的野生动物景观已成了人们永远的回忆。从1984年开始,每年都有三至四万人进入可可西里无人区,其中多是非法偷猎、淘金者,这里传来的第一声枪响,打破了可可西里千百年来的宁静,这个“高原美少女”开始经受人类欲望的蹂躏。

    罪恶源于藏羚羊绒,它被视为“绒中之王”,用它制成的披肩———沙图什,在欧美市场,每条可以卖到17000美元,真可谓“血腥的时尚”。

    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的调查资料表明:1986年冬在青海西南部藏羚羊分布密度为每平方公里2到3只,据一位多年在青藏高原从事野生动物研究的资深专家估计,1995年中国藏羚羊总数已急剧下降至约5万至7万5千头左右,没有人再见到集群数量超过2千头的藏羚羊群,这个古老的物种走向濒临灭绝危险的边缘。1998年,藏羚羊被列为国家一级重点保护动物,严禁猎捕和加工、贸易。

    1992年,青海省治多县委为“保护和开发可可西里的资源”成立了西部工作委员会,这是当时惟一一支常年战斗在反偷猎藏羚羊第一线的队伍。在海拔五千米以上的生命禁区出生入死,功勋赫赫。治多县县委副书记杰桑·索南达杰是第一任书记。

    狡猾的盗猎分子曾将拖拉机的零件拆散,用牲口驮到可可西里腹地,组装后捕杀野生动物;在深夜里,他们打开车的大灯,吸引藏羚羊顺着灯光奔跑,疯狂开枪射杀,或在后车厢沿上横绑着木棍,冲进藏羚羊群,接下来就是扒皮、割肉、取绒,为了节省一颗子弹,残忍活剥受伤的藏羚羊皮。

    为了拯救藏羚羊,1994年1月18日,索南达杰和4名队员在可可西里抓获了20名盗猎分子,缴获了7辆汽车和1600张藏羚羊皮,在押送歹徒行至太阳湖附近时,遭遇盗猎分子袭击,中弹牺牲。几天后,当搜寻小组找到他时,索南达杰依然保持着半跪的射击姿势。“不死几个人是很难引起社会重视的,如果需要死人,就让我死在最前面。”萧萧风雪泣英魂,在鲜为人知的可可西里倒下了中国第一位为保护藏羚羊而献出生命的政府官员———杰桑·索南达杰。

    1995年5月,时任玉树藏族自治州人大法制工作委员会副主任的扎巴多杰主动请缨,重新组建西部工委,并成立了一支武装反偷猎队伍,命名为野牦牛队,意在像野牦牛一样坚韧、勇猛、能吃苦。野牦牛队当时共有64人,除少数治多县的机关干部外,大部分是从社会上招募的退伍军人和待业青年,甚至有被感化的前盗猎分子。在反盗猎的同时,扎巴多杰一直为成立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奔走呼吁,与“野牦牛队”的弟兄们立下著名的可可西里誓言:

    “我们从内心深处怀念和理解杰桑·索南达杰。我们清醒地认识到我们在肩负人类的重托,保护藏羚羊。我们也认识到,保护它将会有流血牺牲。我们认定今天的艰苦奋斗,必将换来明天的光辉灿烂!”

    1997年年底,国务院批准成立了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同时成立保护区管理局。由于种种原因,2000年年底,中共玉树州州委发文决定撤销西部工委,野牦牛队的名称亦不允许再被使用。除几名干部回到治多县工作外,野牦牛队有24名队员成为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的成员,其中3名正式工、21名临时工。野牦牛队自成立至撤并,共破获盗猎案件数十起,查缴藏羚羊皮近万张,反盗猎成绩举世瞩目。

  ———西宁藏羚羊保护及贸易控制国际研讨会通过的《西宁宣言》;

  ———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保护藏羚羊行动呼吁书;

  ———中国藏羚羊保护白皮书落地……

    这预示着可可西里的环保事业,由民间走向官方,也由情感关怀走向科学而理智的管理。由于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卓有成效的保护,可可西里原始生态环境的恶化得到了遏制,盗猎藏羚羊案件逐年减少。这是藏羚羊保护史上取得的前所未有的成绩,也是可可西里的保卫者和一切真正关心藏羚羊命运的人们梦寐以求和为之奋斗的目标!

    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局长才嘎说:“可可西里就是我的‘情人’,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部分,我会一直守护着她。”为了让社会更多的力量参与原始生态和珍稀野生动物保护,管理局稳妥有序地开展志愿者活动,通过全社会的参与,把可可西里建设成为没有枪声,没有杀戮,没有破坏的美丽而宁静的野生动物乐园。

    从1997年环保志愿者杨欣自筹资金20多万元,在海拔4500米的可可西里腹地治多县境内建起索南达杰保护站。今天,可可西里大地上先后屹立起不冻泉、沱沱河等6座保护站,常年有人坚守。

    在北京、石家庄、济南、青岛、南京、杭州、上海、西安、西宁,为期一个多月的可可西里生态和藏羚羊保护巡回图片展,各地直接参观展览的各界人士达30万人。

    藏羚羊宣传和知名度的扩大,尤其是藏羚羊申请北京奥运会吉祥物的活动极大地促进了藏羚羊的保护工作。自藏羚羊“申吉”以来,众多志愿者要求来到平均海拔4000多米的可可西里地区参与藏羚羊的保护工作,可可西里的环保志愿者超过400人。

    2001年,青藏铁路沿线开通了藏羚羊迁徙通道;

    截至2005年,可可西里及周边地区藏羚羊种群恢复到5万只。

    ……

    高原精灵藏羚羊的救赎之路,昭示着这样一个真理:任何一个物种都是地球的财富,更是人类的伙伴,我们为之所做的一切努力,就是当后人需要了解藏羚羊时,不要只为他们剩下皮毛、标本和照片,征服自然或与之和谐相处,这并非是一个两难的选择!(记者:姚 斌 刘端强)

责编:焦旭中国广播网

相关新闻

精彩图片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