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经济  体育  调频  书院  汽车  旅游  教育  军事  民族  台湾  短信  搜索  广告
  列车时刻表    航班时刻表    日期:
打印本搞
推荐给朋友

您所在的位置 >> 王洛宾专辑
贤后街入狱:可惜我现在还不是共产党员

中广网 青海分网 2003-11-25 16:53:09


       
从《达坂城的姑娘》到《在那遥远的地方》,王洛宾在大西北崛起了,歌声飞翔,名声大震,不少地方都在唱王洛宾改编的新疆民歌。通过到大西北宣传抗日,搜集整理少数民族民歌,传播边疆民族文化艺术,这本来是件好事,可是在国民党当局看来,却认为王洛宾另有图谋,一场灾难降临在王洛宾的头顶……
王洛宾在兰州由于为西北抗战剧团改编整理了《达坂城的姑娘》这首风靡河西走廊的歌曲,而压了国民党八战区演出团,就被看成了眼中钉。国民党当局一些铁腕人物分析,王洛宾进兰州时,是受共产党派遣和塞克、肖军、朱星南同去新疆的人物。穿的是八路军服装,肩章上有“八路”二字,共产党在兰州的办事处机构头头伍修权接见的他们,这能不令人怀疑王洛宾是个单纯搞艺术的吗?他们的另一个分析是,王洛宾尽管有时也跳舞、喝酒、穿西装、结领带,但他毕竟是个能吃苦的人,到处奔波,饥一顿、饱一顿地搜集民歌,而且与少数民族的一些头人和牧民混得火热,共产党人最能吃苦受罪,同时最能讲统战政策,会和少数民族搞“协和”关系。王洛宾莫非在用收集民歌作掩护,在搞共产党的一套“把戏”吧!他,难道不是“共党分子”?王洛宾二进青海后,更加引起国民党当局对他的怀疑,进青海西装革履,尖头皮鞋,擦得铮亮,装出一位音乐家的风度,满口音乐的语言,后来穿上了草鞋,“深入”到“民众”、“士兵”中去了,这不正是共产党文化人的一套方法吗?特别是共产党音乐家李凌到了四川重庆,办了一个《新音乐》杂志,发表了王洛宾的歌,还发了一条消息:王洛宾一人在青海单枪匹马,开展工作很困难。在青海的国民党当局一些要员,看了这条消息非常震惊,对王洛宾更加引起了警惕。
他们分析,李凌的这条消息,是为王洛宾造舆论打掩护,王洛宾是无党派人士、是单枪匹马搞艺术的吗?同时还分析,王洛宾不做国民党给的官,不要名,不发财,到处“流窜”,与青海的少数民族接触,很显然,他要为共产党干什么!
机警的王洛宾已经预感到了他被国民党的一些人盯住了。他想再在青海呆下去有危险,同时,对国民党当局在青海的一些做法不满,便三十六计走为上策。于1941年初春,悄悄地离开了青海,其实,他人没到兰州,消息已到兰州,他还不知道自己又被国民特务盯上梢了。    
1941年初春,他回到兰州,情切切地在四处打听塞克的行踪,始终没能联系上。为了避免怀疑,他有意识地住在八战区演出队里,一月后,他决定到云南,去投奔他大姐那里,他大姐在昆明教书,暂且避避风。他越来越意识到不论他走到哪里,好像背后都有影子。
临走的那天,他事先买好了一张转车票。一大早起来,就雇了一辆人力车,他急匆匆地登上了车,央求车夫走小路,快一些,当他坐着车走到一条街口时,迎面来了一个穿便衣的大汉,一把把人力车把抓住了:“站住!”
车夫愣了,王洛宾在车上镇静地说:“先生,我是赶火车的。”
那个大汉说:“不会耽误你上车的!”说着对车夫命令道:“到贤后街!” 
一听说“贤后街”三个字,王洛宾心中一悸,一切都明白了,这里有国民党八战区的特务机构,从这里转过去的人,大都没有不坐班房的。他镇静地望了望车夫:“走,到贤后街,车子拉慢些!”
    王洛宾故意不下车,抓他的那个人只好跟在一边。来到贤后街的一个大院门口,王洛宾付了车钱,提着小箱子,被带进这个空荡的令人毛骨悚然的大院子内,迎面又来了一个人,二话没说,把王洛宾推进了一间大房子里。
不一会儿,那两人又进来了:
“王洛宾,委屈你了,你准备到哪里去?”
    “到云南,看我姐姐。”王洛宾回答很干脆。
    “恐怕不是到云南吧!”
    “我是中国人,祖国到处我都可以去!”王洛宾火了,双目炯炯,盯住那两个特务。
    “别他妈唱高调了,有你去的好地方!”说罢,两个家伙走了出去,又把门锁上了。
这两个特务说的“好地方”,终于让王洛宾去了。
刁沟,阴森可怖的人间地狱。
    过去王洛宾就听说过这个地方,许多共产党人在这里被杀害。现在王洛宾亲眼看到了。这是一条连草都不长的土山沟,山腰坡有几百户窑洞,这些当地的老百姓,住在这个危险的地方,大概是迫不得已吧!自从国民党在山顶建了监狱,居民往哪里迁呢?只好就地为生,不少人家围绕这座牢狱“服务”,做些苦役、小生意糊口。
    山顶的大监狱像个古城堡,这个“古堡”四周全是坟墓。时而飞来成群的乌鸦,在坟头上盘旋。每到清明节,漫山遍野的哭声,凄楚楚的,撕裂人心。有妻子哭丈夫的,有母亲哭儿子的……坐监的人听到这些哭声,怎么能不心颤呢?或许将来就永远被埋葬在刁沟,也会有后人来哭他们……
监狱的高墙上四周均有电铁丝网,四角有岗楼。院内有三个大房子,全是通铺。王洛宾被关押在第一间大房子内,这第一间大房内,用墙隔了12个笼子牢房,每间都编了号,其中有一、三、四间是女囚犯的。王洛宾囚在五号笼子房里。他本来个不高,住进去躺下头依西窗,脚蹬东墙,腿还要蜷着,不能直伸;这个笼子的宽,躺下左右伸手可以摸到两壁。王洛宾是个不甘寂寞的人,一到这个笼子里就骂:“占了山头这么大一块地盘,要盖监牢不能好好盖一个,牢房宽宽敞敞的,坐牢的人也安心!”看守听了恶狠狠说他没尝过皮肉之苦,叫他老实点,这一切隔壁的难友也都听到了。他们其中有人早已认出了他是作曲家王洛宾。王洛宾呢,也没有失掉一个作曲家的职责,他开始熟悉这里的环境、这里的人,他开始在这里体验生活,进行创作了。
首先,他通过放风、上厕所等机会,悄悄了解到,这12间笼子式牢房里都囚了些什么犯人?他得知二号里住的是一位东北大学生,在国民党统治区,他主编油印过宣传抗日的小报,后来国民党特务发现他是共产党员,在兰州逮捕了他。并且王洛宾打听到他的名子叫丛德滋。三号住着的是一位年轻的女犯人,也是个大学生,宣传抗日的文化人,七号是从延安抗大回来的一个年轻人名字叫小尤。因为牢房是按单双两排编号的,王洛宾是五号,他的两边邻居是三号和七号,所以他首先与这两位难友联系上了。
王洛宾来狱中不几天就活跃起来,这早已被监狱的头头看到了。所以,不几天就给了他一个“下马威”,正式提审了他。监狱的头头首先指使看守用竹条沾水,抽打他的两肋,他浑身被抽得血淋淋的,接着问他疼不疼,王洛宾说:“怎么能不疼呢?这种东西抽到谁身上不疼呢?”
监狱长问他:你是不是共产党员,如果交待了,就不再打你了。
王洛宾回答:“可惜我现在还不是共产党员,早知道进牢不挨鞭子,我早就设法加入共产党了。”这一回答使监狱长啼笑皆非,心中升起怒火,想狠狠打他个半死,但上头有交待,要以软攻硬,放长线,钓大鱼,王洛宾是个有影响的人物,不能打一顿,审不出东西完事。他耐着兽性,又问下去:“王洛宾你要老实交待,你在共产党里干了些什么!你难道不是共产党员?”
王洛宾义正严词地回答:“当时,国共两党合作,都要抗日,我也不知谁是真抗日,谁是假抗日,我在共产党、国民党中都参加过抗日文艺团体活动,演过戏、写过歌,都是为了抗日,动员民众打日本鬼子,不做亡国奴。现在我进了你们国民党的监狱,才知我是犯了抗日罪,现在才知道,你们不抗日了,共产党是真正抗日的,如果说我喜欢共产党,那就是从现在开始。”“胡说,你早就给共产党服务办事了。”
王洛宾毫不隐讳地说:“我是为共产党服务过,办过事,而且参加过八路军总部的文艺团体,因为共产党是为老百姓服务的,办事的,教大家团结抗日,我当然喜欢他们的生活,和民众打成一片,与民众同舟共济,到现在我还怀念那一段生活呢!”监狱长抑制不住愤怒了,叫看守又痛打了王洛宾一阵后,手中拿了根竹扦子扎王洛宾的嘴唇:“你交待不交待,你是不是共产党,是不是秘密的地下党员?你们的宗旨是什么?”
王洛宾笑了:“如果现在共产党组织有人来发展我,我愿意参加共产党。但过去,我不是共产党员,我不是,不能冒充啊!至于宗旨我无从所知,因为共产主义,我还没有很好地学过,今后我愿意补上这一课。”
酷刑审讯,监狱长没有达到目的,其实王洛宾讲的都是些大实话,他确实不是共产党,连国民党八战区的特务组织,也没有真凭实据,因此,第一次审讯也就不了了之了。
说来也怪,经过这次皮肉之苦,就唤起了王洛宾对那段在八路军总部生活的甜滋滋的回忆,他想起了何惠那衣着很脏的丫头,而且是一个了不起的大翻译,他想到丁玲、塞克、田间、肖军这些大作家为什么来到八路军中吃苦受累,他想到在八路军中的许多名牌大学的教授和讲师,他深切感到,知识分子这种追求是多么值得骄傲啊!
                                                                          作者:张朴夫  原继霞 原载1996年《王洛宾传奇》



来源:SRC-157  责编:焦旭
      
    相关链接

友情链接 | 人民网 | 新华网 | 中国网 | 国际在线 | 央视国际 | 中国日报 | 中国经济网 | 中新网 | 千龙网 | 东方网 | 北方网 | 更多...

电台链接 | 北京台 | 天津台 | 上海台 | 重 庆 台 | 江 苏 台 | 山 东 台 |  内蒙古台  | 湖南台 | 广东台 | 陕西台 | 新疆台 | 更多...
青藏高原图景库特别感谢四川绿色江河环境保护促进会、深圳市红石头摄影设计有限公司、《青海摄影实用图典》编辑部;感谢摄影师曹卫国、查利、杜祁林、傅平、葛玉修、孔祥瑞、李乐、李洋、刘鹏、孙建军、王永惠、熊毅、杨欣、赵建伟、朱建军等先生。
中国广播网简介 | 青海分网简介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版权声明
中国广播网:E-mail:cn@cnradio.com
电话:010-86090077 010-86090088
地址:中国北京复兴门外大街2号
传真:010-68045707  邮编:100866
青海分网:E-mail:qhw@cnradio.com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国际广播电台青海记者站
地址:青海西宁西关大街19号 邮编:810000
电话:0971-6105828 传真:61539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