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经济  体育  调频  书院  汽车  旅游  教育  军事  民族  台湾  短信  搜索  广告
  列车时刻表    航班时刻表    日期:
打印本搞
推荐给朋友

您所在的位置 >> 王洛宾专辑
王洛宾与臧克家:两位世纪老人的会见

中广网 青海分网 2003-11-25 15:05:04


    
王洛宾与著名诗人臧克家在一起

    那是一年前一个大雪纷飞的日子,我到新疆采访时,拜访了仰慕已久的王洛宾先生。那天,老人十分高兴,谈着谈着,老先生竟把一件大事托付给我:他希望在北京度过他艺术生涯60周年的喜庆日子。很快,中国少数民族文化艺术基金会和北京银都房地产发展有限公司决定共同为王洛宾先生在首都举办他的艺术生涯60周年庆祝活动。1995年6月30日,一台名为“在那遥远的地方”的大型文艺晚会,在北展剧场隆重推出。杨洪基、蒋大为、韩芝萍、鲍蕙荞、李雪健、范圣琪等著名歌唱家、艺术家的精彩表演,使整场晚会高潮迭起。尤其是83岁的洛宾老人亲自登台,边歌边舞,他那迷人的艺术风采,更是倾倒了全场观众。
那晚演出结束后,我对王老说:“您明天好好休息一下吧。”不想他却说:“我想去看看北京的小胡同。”
王洛宾1913年12月28日出生在老北京的一条小胡同里,从1937年他离开北京师范大学音乐系,投身西北战地服务团起,再回到北京,已经是半个世纪过去了。然而,难以割舍的老北京情怀,却时时萦绕着他。
第二天——这天很容易记住——7月1日。老人早已穿戴齐整地在宾馆等候了。他告诉我们,宾馆经理早上派来买来豆汁儿,他一连喝了四碗半。
伴着王洛宾老人在一条条小胡同里信步走着,从朝阳门外一直走到了朝阳门内的南小街,我忽然发现,我们竟然来到了赵堂子胡同——著名老诗人臧克家的院落前。这散步的“意外”,像是老天冥冥之中的安排,促成了两位世纪老人的会面。
臧克家说:“你的歌有翅膀。它们是歌,也是诗。”
王洛宾说:“我即兴为你的一首诗谱曲,唱给你听听?”
年已9l岁高龄的臧老,近来身体一直不太好,极少会客。可这天,我还是按响了那扇朱红色大门上的电铃。来开门的是臧老夫人郑曼,她热情地把我们让进院里。我犹豫了一下,说:“今天,我陪王洛宾先生逛逛北京的胡同,路过这儿……”
“王洛宾?西部歌王?快请进。”郑曼热情地搀扶着洛宾老人,一边带我们走进客厅,一边说:“昨晚电视新闻里播了,我们都看到了,老先生从艺60年,很不容易,怎么能不见呢?”
我们在宽敞明亮的客厅落座后,郑曼去臧老的书房兼卧室通报,这时,臧老的女儿苏伊一家三口,过来向王先生问好,苏伊可爱的小女儿连声叫:“西部歌王爷爷好!”
一会儿,臧老从书房走出来,向王洛宾伸出了双手,王洛宾迎上前去,两位饱经沧桑的老人——二十世纪杰出的诗人与歌王的双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王洛宾说:“我在北师大读大学时,就读您的诗,《老马》、《春鸟》等名篇现在还能背得出来。”臧克家说:“当年我在大西南。你在大西北战地服务团吧?50多年了……你的那么多民歌,是歌,也是诗。”
郑曼为我们沏上浓浓的香茶,然后嘱咐老伴:“你心脏不好,不要太激动啊。”臧老挥挥手,说:“不要紧,我们慢慢聊。”他关切地问起王洛宾的身体怎么样,王洛宾说:“3月份刚做了胆切除手术,现在不错,昨天还在舞台上表演,一连唱了三个歌。”
在一旁的臧老的外孙女,这时拉着“西部歌王爷爷”的手说:“爷爷表演一个节目吧!”王洛宾笑了,风趣地说:“请客人表演,你得先表演,怎么样?”不想,小姑娘一点也不发怵,她眨了眨眼睛,带有表演动作地唱起来——
掀起了你的盖头来,
让我看看你的眉毛,
你的眉毛细又长啊,
好像那树梢的弯月亮。
童声童趣,逗得大家笑起来。
臧克家说:“你的歌有翅膀,很多人都会唱。”
王洛宾拿出一本中国文联出版公司出版的《纯情的梦——王洛宾自选作品集》,翻开扉页,在上面写了“臧克家艺兄指正洛宾1995年7月1日”,然后送给老诗人。臧老让夫人取来新近再版的《臧克家诗选》,也在扉页上写下“洛宾艺兄存正克家1995年7月1日”,回赠给老音乐家。
王洛宾翻开厚厚的诗集,对臧老说:“小朋友刚才唱完了,该我了。我即兴为您的一首诗谱曲,然后唱给您听听,看您满意吗。”臧老和大家都拍起手来。
王洛宾选的是一首臧克家写于1956年的题为《送宝》的短诗,他略作构思,便放开喉咙高声唱起来:
大海天天送宝,
沙滩上踏满了脚印,
手里玩弄着贝壳,
脸上带着笑容,
在这里不分大人孩子,
各个都是大自然的儿童。
歌声婉转抒情,十分动听,臧老听罢高兴地站起来,连声称赞,并意味深长地说:“好听的歌子在生活中,你的旋律是从哪儿来的。”王洛宾郑重地对老诗人说:“我要再为您的诗谱写一首曲子,会更好的。”臧老说:“谢谢你了。”
时间过得好快,眼看一个小时快过去了。我和王先生只好向老诗人告辞。臧老拉着我们的手,说:“今天很难得,来,我们多照几张像吧。”
离开时,臧老执意要送一送。于是,两位耄耋老人相互搀扶着,慢慢地穿过弥漫着丁香花香气的庭院,来到大门口。洛宾老人再次与他景仰的老诗人紧紧握手。臧老则一直目送着“西部歌王”远去……
他又一次为“艺兄”臧克家的名篇《反抗的
手》谱了曲,或许,这是“西部歌王”最后的创作。
第二天,我和朋友们送洛宾老去首都机场,他要赶赴厦门去参加一个庆典活动。在机场,不少人认出了“西部歌王”,纷纷围过来致意,请他签名留念。一个小伙子转过身子,执意让老先生在他的背心上留言。于是,洛宾老微笑着提笔写了这样一句话:“音乐使人,向上!”当时我怎么也没有想到,这,竟是我与王洛宾先生的最后一次见面。
7月底,我接到洛宾老自乌鲁木齐寄来的邮政快件。
信不长,只有一页稿纸,却有一半文字谈了“观众”。这里,我要替王先生作一个小注:拥有令人感佩的生活与艺术经历的王洛宾老人,近年来一直受到“版权之争”的困扰,有些人甚至不惜把污水往他身上泼。我曾就这个问题问他:“为什么不运用法律的手段来保护自己?”老人淡淡一笑,给我讲起这样一件事:在纽约联合国总部举办的王洛宾作品音乐会上,他被鲜花和掌声包围着。忽然,一位抱着孩子的女士跑到台上来,孩子吻了他之后,这位女士也亲吻了他,在他的脸上留下了唇印。说到这儿,老先生风趣地摸了摸腮边,仿佛那唇印犹在,然后朗声说道:“观众喜爱,这,就是我的版权!”
在老艺术家看来,“观众很喜欢”,就是对他艺术的最高评价。
王老给我的信中,附有一页歌片,是他为他的“艺兄”臧克家的名篇《反抗的手》创作的。曲子用了d调,4/4拍,旋律高亢而有力度。这,也许是这位著名作曲家最后的创作了。
 王洛宾在那遥远的地方溘然长逝。臧老躺在
病床上对女儿说:“我要尽我的意思……”
仅仅几个月后的一天——3月14日,凌晨零时四十分,王洛宾老人在那遥远的地方溘然长逝。新华社当天向世界发布了这一消息,宣告:“魂归天山,曲留民间,一代歌王王洛宾逝世。”
洛宾老走了,他带着最后的辉煌走了,他带着满足与欣慰走了,他也带着许多还未了却的心愿永远地走了。噩耗通过电波传进北京协和医院的病房,91岁高龄的臧老在病床上对女儿说:“我要尽我的意思……”女儿以他的名义,代他向“王洛宾艺兄”敬献了花圈。
中央电视台的晚间新闻播出了向洛宾老遗体告别的画面,他安详地躺卧在鲜花丛中,像是往日采风归来的一次小憩。来自祖国各地的各界人士一千多人向他依依惜别。王洛宾此生无怨无悔!
洛宾老在三毛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忍着悲痛写下了一首《等待——寄给死者的恋歌》,而他留在人间那无数优美的旋律,以及他用全部真诚与爱情写就的多彩的人生乐章,人们也会永远永远地传唱下去——
你曾在橄榄树下等待再等待
我却在遥远的地方徘徊再徘徊
作者:李培禹 原载1996年4月7日《中国青年报》
 



来源:SRC-157  责编:焦旭
      
    相关链接

友情链接 | 人民网 | 新华网 | 中国网 | 国际在线 | 央视国际 | 中国日报 | 中国经济网 | 中新网 | 千龙网 | 东方网 | 北方网 | 更多...

电台链接 | 北京台 | 天津台 | 上海台 | 重 庆 台 | 江 苏 台 | 山 东 台 |  内蒙古台  | 湖南台 | 广东台 | 陕西台 | 新疆台 | 更多...
青藏高原图景库特别感谢四川绿色江河环境保护促进会、深圳市红石头摄影设计有限公司、《青海摄影实用图典》编辑部;感谢摄影师曹卫国、查利、杜祁林、傅平、葛玉修、孔祥瑞、李乐、李洋、刘鹏、孙建军、王永惠、熊毅、杨欣、赵建伟、朱建军等先生。
中国广播网简介 | 青海分网简介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版权声明
中国广播网:E-mail:cn@cnradio.com
电话:010-86090077 010-86090088
地址:中国北京复兴门外大街2号
传真:010-68045707  邮编:100866
青海分网:E-mail:qhw@cnradio.com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国际广播电台青海记者站
地址:青海西宁西关大街19号 邮编:810000
电话:0971-6105828 传真:61539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