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首页 > 藏医藏药 > 正文

[十六大特别节目]《藏药奇葩》
2005-05-11 17:53   来源:    打印本页 关闭
    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誉为“世界四大超净区”之一的青藏高原,纯洁壮美、雄浑博大。独特的气候环境和地理地貌,使这里蕴藏着极为丰富的药用资源。

  勤劳智慧的藏民族在青藏高原特定的自然和人文条件下,经过长期与疾病作斗争的实践,并广泛吸收中医及印度、波斯等外来医药学的有益成分,发展成为独具特色的藏医药学体系,成为中华民族医学宝库中一颗璀璨明珠。

  采访:(青海省藏医药研究所藏医师周吉)

  藏药的原材料分为三大块,一个是植物,一个是动物,再一个是矿物。在藏药里面主要用的还是植物这一块,药用植物有3000多种,常用的药用植物有2294种,它和中药不同,使藏药和中药有很大的区别,另外就是矿物这一块,矿物在中药当中用得比较少一点儿,在藏药中矿物用到300到400之间,每种矿物入药时因为它的炮制加工不同于中药,所以它们所治的疾病也有所差异。

  史料记载,藏医药迄今有近4000年的发展历史,已形成独立的完整理论体系。藏医学用4900多个图像以医学挂图的形式表达其全部内容,这在世界其它传统医学中是鲜见的。有关人体胚胎学的挂图是世界上最早、最先进的人体胚胎发育图。藏药学的形成发展与藏医学互为依存、相辅相成,为后人留下了浩瀚典籍。藏药学经典著作《晶珠本草》等,其学术地位堪与明朝李时珍的中药专著《本草纲目》相媲美。

  藏医药学过去主要服务于本民族,具有很强的地域性和民族特色,外界大多感到陌生和神秘。对于藏医药的研究开发,长期以来,也仅限于对其古籍、验方的整理层面。

  诞生于1998年的青海省藏医药研究所,率先在全国把传统藏医药研究与现代化医学研究结合起来,运用现代的设备、方式和技术手段对传统的藏药进行研究和开发。

  采访:(青海省藏医药研究所所长多杰)

  藏医药学是咱们传统医药学中一个主要的组成部分,我们作为藏医药的研究者来说,这几年我们主要致力于对藏医药学的继承、保护和发展。据我们了解,藏医药学的主要文献大概有上千种,我们现在收集到的文献的种类有300多种,已经整理出版了其中的三分之一,近百种藏医药的古籍和文献。

  青藏高原所外地理环境相对封闭,历史上,传统藏药大多以自采、自制、自用为主。大量药方期散落在寺院和民间,既无标准也不规范。青海省的藏药研究开发机构先后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财力远赴牧区、民间、寺院搜集挖掘、整理藏药秘方、验方、组方,积极抢救保护传统藏药的民间宝藏。

  青海省藏医药研究所还大规模开展藏医药文献、古籍的收集,整理工作,翻译出版了许多藏医药学的经典著作,为研究、继承和发展传统藏药打好基础。

  为了提升藏药研究的科技化水平,青海省藏医药研究所在机构设置上大胆改革创新,建立了传统研究、现代研究、网络信息、临订研究四个独立部门及基础理论、药理、植化、生理、工世等研究室,配备了多种现代科研、分析仪器和专项研究设备。

  采访:(青海省藏医药研究所新药开发部库进良)

  我眼前的这台仪器是提供些量化指标来分析藏药的有效成份,或者它的活性成份,为的是跟国际的药物研究接轨,这样的话将有更多我的人能接受藏药。

  现在,这家研究所仍有全国最大的藏药标本中心和藏医教学挂图中心,初步成为基础设施完善、具备藏药理化分析功能的国内现代化藏药研究开发基地,在基础理化研究与现代医学研究结合方面取得了一系列成果。其中对藏药药材雪莲、红景天、冬虫夏草的植化和理化研究、对传统经典藏药“七十味珍珠丸”的药效、药物作用研究、藏药信息系统研究,揭开了藏药药之谜,开创了藏药材和藏成药现代化研究的新局面,在国内藏医药领域居领先地位。

  藏药独特的治疗效果,除了所使用的药材资源天然、纯正、药性强劲外,也得益于其独特的炮制工世技术。

  1993年,青海省在青藏地区率先建立了首家以严格、规范的传统独特炮制工世技术生产藏药的企业—青海省藏药制药厂。如今,全省已有近30家藏药生产企业,产值约占全国藏药生产总产值的三分之二。藏药业已成为青海省特色经济中具有代表性和高增长潜力的产业。

  在青海省藏药厂和青海省藏医院基础上发展起来的金诃藏医药集团有限公司,是目前全国藏医药行业惟一一家集医疗、药业、科研、教育为一体的国有集团公司。公司自1999年改制注册以来,从战略高度把握藏医药学理化、药理、炮制工艺的基本特色,发挥资源、人才、设备、技术等优势,把藏药推向市场,成为青海省藏医药主体和藏药产业“龙头”。

  采访:(青海省金诃藏药药业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文青杰)

  在今年4月份我们已经通过了国家的GMP认证,最近又刚刚通过了质量体系的9000认证,这样的话在金诃产品的质量方面我们有了可靠的保证。目前在传统藏药方面我们占有的市场额有百分之四十五,产品在市场方面现在全国我们有13个自己的办事处,23家自己的销售网点和30多个代理商,基本上形成了遍布全国各个地区的销售网络。在国际交流方面,我们目前和日本的一些研究机构象林源研究所,日本的中北药业公司还有钟纺公司正在合作一些新的产品开发,比方说一些保健品、保健糠、化妆品等一些产品的开发,已经初步完成了试验阶段,今年年底产品有望进入市场,明年这些产品可通过日本进入国际市场。

  通过传统的炮制工艺与现代化制药技术的结合藏药产品已从传统的散剂、汤剂、丸剂发展到片剂、颗粒、胶囊等多种剂型。克服了过去传统药方的剂量不标准、一方治多病的不足之处,逐步实现藏药现成化并向藏成药、生化药品、保健药品等多品种转化,部分品牌产品已拿到美国等国家的市场“准入证”从而进入了国际市场。

  依托地域优势实现持续开发是青海省藏药业发展的优势。但要保证不断增长的长远的经济效益,青海的藏药业必须未雨绸缪、放眼未来。据中国科学院藏药现代研究中心主任彭敏介绍:

  采访:(中国科学院藏药现代化研究中心主任彭敏)

  由于青藏高原本身的特性形成了藏药材本身一些非常好的特性,非常珍贵。但是它的资源量又非常少,难以满足产业化的需要,我们通过几个途径在资源可持续利用上做了一些研究,取得了一定的成效,大概有十几种藏药材包括大黄、秦艽、还有莨菪等等对这些种做了些探索性的工作,现在也见了效果。除了大田栽培以外,我们在藏药材的持续利用方面通过用现代化技术手段来解决这个问题也做了些努力。接触过藏医和藏药的人都知道水母雪莲是一种非常好的藏药材资源,但是由于它分布在海拔4000来左右甚至更高的砾石堆里头,所以它本身的资源量非常非常的有限,在这种情况下要解决它的持续利用难度非常大,靠人工栽培难度也非常大,那么我们就先是走了组织培养的路子,后来用细胞繁殖的技术,现在能够在实验室条件下快速地繁殖水母雪莲。犀牛角的代用品的研究现在我们也已经开始着手做了一些工作。

  为了保证生态平衡和藏药业的可持续发展,青海省已在互助北山林区、湟中县群加林场、门源县达坂山林区建立了藏药材资源保护区,在保护区内进行有组织的采集和收购,进行人工种植实验,并与国际机构合作,把保护区建成藏药资源国际化研究基地。

  近年来,青海省的藏医药研究人员和机构,以藏医药学作为国际合作平台,在美国、瑞士、日本、英国等国家开展多种形式的学术交流。在日本京都设立了阿如拉藏医药学研发基地,派遣专家长驻基地从事合作工作。

  市场经济是竞争的经济,当今的时代是信息时代。青海藏药走出了高原内陆,并将走出国门,走向世界。古老的藏医药文化被融入新内涵,青海藏药业的发展也与时代同步。

  采访:(青海省藏医药信息研究所裴应征)

  我们完成了国家九·五重点科技攻关项目藏药信息系统的研究,这个研究我们首次采用三种文字建立了金诃集团的信息发布系统,建立了中国藏医药数据库系统,同时我们还组建了金诃集团的内部局域网系统,另外我们还开发了一个大型的商务网站叫做“中国藏医药网站”,这个网站是以藏医药为基础,它基本上涵盖了整个藏文化。它包括《在线医疗》、《在线教育》、《电子商务》等内容,《电子商务》里实现了产品的在线销售,《在线医疗》里面实现了在线诊断,《在线教育》里我们采取了电子书籍、在线授课等方式。

  2002年7月29日,青海省人大常委会正式通过并发布了《青海省的藏药蒙药条例》,并于当年10月1日起正式实施。青海省的藏药业将迈向更加规范、更有发展后劲的新台阶。 青海藏药业一路走好。
责编:钟超中国广播网

相关新闻

精彩图片更多>>